/ ENG

 
 
職安不容退讓
正視港珠澳大橋「血的教訓」
| More

2017-05-04


社會各界一直關注港珠澳大橋工傷事故及職業安全的問題,唯事發一個月後,調查進展緩慢,甚至連打撈出事平台的時間表仍未確定。地盤工會、職工盟、工黨、尼泊爾工會及港珠澳大橋肇事工程現場工友憂慮這造成重大傷亡的工傷事故被刻意淡化,無法汲取「血的教訓」。未來半年工程進入白熱化的完工階段,大大增加工傷事故的風險,因此工友決意重組事發經過及公開肇事工程進行期間照片,希望能促使路政署、勞工處正視問題,切勿偏聽承辧商的說法,實實在在保障工友的性命安全。

 

承托工作台的支架先損壞 設計兒戲難保安全
在意外發生後,勞工處曾向安全主任發出職安警示,其中意外摘要中指出是「該兩條纖維纜吊索突然斷了」,然後「當纜吊索斷開時,其中一條在橋面用作支撐吊索的工字鐵移位,導致在附近工作的兩名工人同時受傷」。但是肇事工程現場工友反映,是工作台的吊架先損毁,並發出巨響,然後吊索才斷裂,導至工作台墮海。

 

 

其實當時三名工友所站立及工作的地方,並非墮海的工作台〈紅圈〉,而是接連兩個工作台的棚架〈大紅色箭咀〉,正在拆除旁邊的金屬喉管〈小紅色箭咀〉,唯當時工程承辦商並無提供獨立救生繩,而是將安全帶繫於就近的臨時工作台。當時墮海的工作台正準備由船隻運走,但由於潮水未退,空間不足以讓船隻停泊在工作台下,於是承辦商決定將工作台升高。但是升高過程中,並未有讓附近拆除另一工作台的工人停工。結果,懷疑吊架組件移位令工作台失去平衡,突如其來的拉力令右邊﹙離工友較遠位置﹚的吊纜被扯斷,工作台整個反起,繼而墮海。當工作台墮海時,即使工友並非站立在工作台上,仍被龐大的拉力扯離原來的棚架,連同工作台被拖下海中。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理事長陳八根認為工作台的吊架極為兒戲,工字鐵與混凝土磚之間只靠混凝土枋楔住,單靠工字鐵的重量和磨擦力,難以固定沉重的工作台,極容易就移位;而且,混凝土根本並非穩固裝置,以此作承托極有問題。其二,工程用的棚架極為簡陋,工人只能腳踏兩條金屬支架上,中空設計容易跣腳,增加墮海風險。

 

調查進展不容再拖 全面審視勿偏聽承辦商
工黨主席胡穗珊強調,現時家屬及工會關注三個重點:
1. 工作台的吊架設計問題
2. 未有提供獨立救生繩
3. 勞工處及路政署是否對事前風險評估工作及施工期間的安全進行充足的監管

 

勞工處及路政署必需深入調查,回應工人及工會的質疑,盡快搜證及打撈工作台,而並非偏聽承辦商的說法。而調查不應視此為單一事故,更應全面檢討建築業內由承辦商直接聘用安全監人員可能所造成的利益及角色衡突問題,以及安全委員會中工人參與監督的目標能否有效落實。而路政署的調查及勞工處的刑事檢控程序應該同步展開,嚴懲執法懲處任何違例的人員或公司。工黨亦呼籲立法會人力事務委會密切監察調查進度,追究政府相關部是否疏忽失責,並著手修例加強對工人的職業安全保障,尤其是引入獨立安全監督制度,由工會委任安全主任駐工地參與監督地盤安全。

 

少數族裔職安需重視 勿讓弱勢工友承擔風險
一直以來,少數族裔在港就業困難重重,不單限制了其就業選擇,令他們趨向從事較低工資高風險的工種。今次港珠澳大橋工傷事故更令人憂慮,反映了其更易受僱主欺壓,較難接觸職安資訊和提出保障要求的問題。尼泊爾建築工人工會呼籲社會關注少數族裔工友的處境,掃除言語不通、權利得不到應有尊重的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