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社福機構疑濫發高層津貼
工會促社署從速修例改善
| More

2017-06-23


社福工會一直關注受資助的社福慈善機構財政運用情況,故過去曾進行一項調查,了解2014/15年度的社福機構高層薪酬情況,調查結果發現60 間機構當中有15 間機構的高層員工獲發大額的現金津貼,約4萬至40萬不等,以及有多間機構總幹事薪酬高於社署同等職級員工,除此之外有約100間機構獲豁免披露高層薪酬報告。本工會質疑社福機構高層獲發大額津貼的做法涉嫌濫用公帑,違反政府撥款的原則,而社署監察不力及涉嫌縱容涉事機構,然而工會更質疑事件屬冰山一角。故此,工會促請政府儘快修例規管高層薪酬及加強透明度,以防止有社福機構濫用公帑。

 


社署早前回應指社福機構須在確保服務質素和達到在"津貼及服務協議"內的規定和服務表現標準要求的大前提下,按其人力資源政策及財政狀況,制定他們的人力和職能架構。重點是機構必須有清晰、公平、合法、妥善監管和問責的制度,以及讓員工知悉和了解機構的薪酬福利政策。同時,社署於4月份與工會成員會面時指,若社福機構高層的薪金升幅太多,指標是大約10%以上,社署會要求機構提供合理解釋。若原因不合理, 理論上可於高層往後的薪金中扣除。


另外,社署表示已由2017年3月起分階段在社署網頁建立受資助機構網頁的連結或上載其有關報告副本,方便公眾查閱機構2015-2016年度的"周年財務報告"及"最高三層職員薪酬檢討報告"(下稱高層薪酬報告),以加強機構使用公帑的透明度及公眾問責。而這方面的工作已於今年3月開展,社署預計整項計劃將於今年6月底完成,以讓機構有足夠時間安排將報告上載其網頁。


而行政署就現時約六成(99間 (1) )機構獲高層薪酬報告的安排回應指,理解到主要收入並非來自公帑的機構期望可保持靈活度和自主度釐定管理人員的薪酬政策,因此認為以50%營運收入作為界線,藉此區分有關機構是否以公帑作為主要的收入來源,實屬合理,可確保機構受到適當監管。


但是,自整筆撥款制度推行後,前線員工工作量大增,薪酬大幅削減,但高層的薪酬不跌反升,比政府同等職級官員還要高,工會批評這做法絕不公平,同時,不少涉事機構員工均反映對高層獲大額津貼的安排多年來毫不知情,這明顯違反了社署回應中提到的規定。另外,工會發現有機構現金津貼的升幅驚人,如保良局,在2013/14年度2.5名高層獲24.8萬津貼,於2014/15及2015/16年度兩名高層分別獲50.8萬及64.4萬津貼,但是據知社署沒有作出規管,變相縱容涉事機構。


截至本年6月1日,於165間機構當中,有共118間(71.5%)機構的周年財務報告上載於社署網頁或在網頁上提供機構網站超連結,,但除99間獲豁免機構,66間機構當中,只有共38間(57.6%)機構的高層薪酬報告上載於社署網頁或在網頁上提供機構網站超連結。事實上,社署於11月中旬公布安排至今四個多月,加上所有機構報告早已完成,只須簡單選擇上載於社署網頁或提供機構網站超連結,工會認為社署及機構已有足夠時間完成,但至今仍未能全部完成,面高層薪酬報告只有約一半完成,工會質疑雙方有意拖延進度。

 


根據現時指引,社福機構如每年獲社署資助1,000萬元或以下,或資助額佔其營運收入超過50%,便獲豁免提交高層薪酬報告,非行政署所指公帤佔營運收入超過50%,行政署的回應涉嫌誤導。工會發現現時有機構公帑佔其營運收入超過50%,但基於制度的漏洞,機構毋需提供高層薪酬報告讓公眾監察,例給東華三院的年報指出其2015/16年度約44.8億收入當中,有26.9億是政府資助,佔60%,但因社署資助不足50%便獲豁免提交報告,工會認為做法極不合理。


故此,工會有以下訴求,要求政府從速改善:
一、 修改現行指引,規定社福機構員工薪酬開支不能優於政府同等職級公務員的薪酬開支(不包括薪酬以外的附帶福利, 如房屋津貼及公積強供款等);
二、 履行承諾,儘快將「周年財務報告」 及「監管受資助非政府機構高級行政人員薪酬檢討報告」上載至社署網頁;
三、 修改現行指引,規定所有社署資助1,000萬元或以上的社福機構必須公開披露最高三層職員薪酬檢討報告。


(1)根據社署現時指引,於2015/16年度有99間機構獲豁免提交最高三層職員薪酬檢討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