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公務員享有基本公民及政治權利
參與工會及政治、社會運動不應以政治中立為由被打壓
| More

2017-09-11


早前有公務員工會發出聲明,宣佈刪除某位會員的資格,理由包括「高調參與社會運動,違反公務員必須保持政治中立原則及誠信」。職工盟公務員工會委員會認為有關指控可能令人對「公務員政治中立」產生錯誤理解,導致公務員的公民及政治權利被剝奪,故特此發出這份聲明表達本會對有關問題的看法,以正視聽。

《基本法》第二十七條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職工盟公務員工會委員會亦認為,公務員作為香港居民一份子,同樣擁有這些權利,不應被侵犯。

此外,《基本法》第三十九條又指出:「《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其中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國際勞工公約,包括《結社自由與保護組織權利公約》(87號)及《(公務員)勞動關係公約》(151號)。其中,後者明確提及公務員享有跟其他工人一樣的公民及政治權利,可以自由結社;而公務員工會則享有完全獨立於政府機構,不受後者干預的權利。

就連政府當局解釋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實際意思時,都沒有禁止公務員參加政治組織、政治活動及助選活動。前公務員事務局局俞宗怡於2007年11月28日在立法會動議辯論「維持公務員政治中立」中的發言提到政府對有關命題的具體演繹,可算是至今為止最詳盡及最具參考價值的政府官方文件(參考下頁之附錄)。

根據俞宗怡的發言內容,本會認為就「公務員政治中立」這個較抽象的命題,可作以下幾方面的具體解讀:

一、 除了某些高級人員或因為本身工作性質而特別容易被視為有偏私之嫌的人員──例如警務處的紀律部隊人員,政府並不反對個別公務員參加與本身職務並無利益衝突的政治及助選活動。
二、 政府原則上不反對公務員以個人身份參與選舉助選活動,只要他們在參與有關活動時,不引致實際或潛在公職利益的衝突。
三、 公務員可以私人身份加入政黨/政治組織,以及參與政治性活動,惟在參與時不會損害其在處理公職上不偏不倚和中立的形象,以及不得以公職身份參與黨派的政治活動,並把公共資源運用於政黨的助選及籌款活動。

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鄧國威於2015年被撤換時,有傳媒報導指出乃因為時任特首梁振英不滿鄧拒絕紀律處分以香港郵政局員工會主席身份向傳媒回應學民思潮向香港郵政申請通函郵寄政改宣傳單張事件的葉錦富先生。葉錦富其後於本會與接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張雲正會面期間,向張詢問鄧是否因事件受壓,同時要求局方交代如何定義公務員政治中立,並且要求政府不要干預公務員工會代表在履行工會職務時的政治取態。張雲正當時明確回應,上述事件只屬傳聞,並澄清公務員在私人時間可自由參加政治團體活動。

總括而言,公務員透過組織或參與工會,去表達就社會及政治事務的意見,甚至參與相關的活動或行動,理應受到充份的保護,不應遭受打壓及報復。


發言人:梁恩兒小姐

職工盟公務員工會委員會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一日


附錄:俞宗怡於2007年11月28日在立法會動議辯論「維持公務員政治中立」發言節錄

「我亦理解一些議員非常關注在政治環境不斷轉變下,特別是公務員會否因為可能被揀選擔任政治委任職位,而影響他們的政治中立。在這方面我們已有相當充足的預防措施,以確保公務員在執行職務時能保持政治中立。我們一直有就公務員參與政治活動訂立清晰的指引,主要目標是維護公務員在享有個人的公民和政治權利之餘,確保他們能秉正行事,及不會與其公務產生任何利益衝突。」(著重符號乃本會所加)

「在參選與助選活動方面,根據相關法例(區議會條例、立法會條例、以及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的規定,現時所有公務員均不能被提名候選或獲選舉為區議會議員、立法會議員或行政長官。我們就個別的選舉亦每次發出相關的指引,提醒公務員同事應注意的事項,並且在每次選舉將快舉行時,再度提醒所有公務員須參閱有關指引。在任何情況之下,公務員均不能夠利用其公職身分或政府資源為任何參選者拉票。他們也不能披露在政府內部傳遞或來自其他渠道的機密官方資料。」(著重符號乃本會所加)

「我們亦有就公務員參與不同的政治活動,闡述當局採納的準則或要求。例如,某些人員因為職務涉及參與政策制定或維持法紀,若他們參與政治活動,會惹人質疑公務員能否保持不偏不倚。在這情況下,我們會要求他們不得參與和香港有關的、和政黨有關的政治活動。」(著重符號乃本會所加)

「公務員執行職務時,絕不能有任何偏私,不能出於政黨考慮而作出任何傾斜的行動,我希望議員碰到這方面的問題時,即時可以向有關部門或政策局,包括公務員事務局的管理層提出具體詳情,令我們可以跟進。若大家認為這涉及行政處理失當的話,大家可以向申訴專員公署提出。」(著重符號乃本會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