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中環地盤欠薪工潮行動
| More

2018-09-18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上週接獲地盤工友求助,有約42名泥水技工於中環些利街2重建工程,分別遭拖欠5月至7月的基本工資、加班費、勞工假補薪、年假補薪,及代通知金。直接聘用工友的是三判汛昌泥水工程有限公司,二判是瑞昌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大判是保華建造有限公司。據工友所說,是次欠薪涉及二判瑞昌拖欠三判汛昌工程費用而導致。工友曾多次向公司追討款項,及已在勞資審裁處排期申索,但四個判商仍遲遲未有合理的支薪方案。故此,工友今晨10:00到中環些利街2號地盤門口進行示威行動。

 

 

行動進行不久,大判保華已知悉工友會面談判的要求。在多番催促等候後,仍遲遲未見保華相關人員的跡影,工友將行動升級,先後佔領奧卑利街及荷李活道的馬路約半小時,直至保華代表侯先生到場。

 

奈何保華代表侯生表示公司只願支付工友一半薪金。工友大為不滿,追問工資餘數如何處理,侯先生竟狂言︰「咁咪等二判瑞昌遲下執左笠,先再睇下點囉!無理由我公司要比唒錢!….你地要就要,唔要咪係上法庭囉!」但按照僱傭條例的大判代償薪金條例,大判必須支付首2個月的欠薪,並非以百分比計算。工友不接受大判此無稽方案,更不接受公司此狂罔態度,要求公司按法例代償薪金,但侯生斷然拒絕,轉身離去,令工友震怒。

 

工友其後於奧卑利街行人路留守,大判、二判及三判再次到場。工友再次提出訴求,大判讓步指願意支付公司紀錄的7成薪,工友拒絕。在工友多番堅持,工會伙工人代表與大判多次談判後,大判最後願按其公司紀錄支付全數欠薪。但工錢與工數的計算,仍與工友真實紀錄有出入,涉及三判與大判間的商業糾紛,及三判未能提供有效合約。身為工人直接僱主的三判,法例與道理上難逃支付薪金的責任,然而以收不到工程費為由,合理化其欠薪行為。其間,三個判商代表互相推塘責任,爭拗是否已付工程費,判商們各執一詞,真相無從稽考。唯工友無辜被捲入判商間的商業糾紛,無故被拖欠薪金,令人髮指。

 

最後,工友無奈下唯有接受大判的支薪方案,即場完成對數程序,明天透過勞工處代收支票。而餘下有爭議的金額,則會於勞資審裁處追討。是次涉及總金額約$3,300,000現工友只取回約$823,000,尚欠約$2,460,000 [尚欠基本工資餘額:約$2,200,000 ; 尚欠代通知金:約$110,000 ; 尚欠年假及勞工假:約$150,000]。另外,有部份工友於大埔美心食品廠翻新地盤,同樣被二判瑞昌及三判汛昌,拖欠3月至5月薪金。

 

近月地盤欠薪問題嚴重,建築地盤職工總會連續接獲多宗欠薪工潮及個案求助。欠薪事件不斷發生,工人被剝削的問題日益嚴重。面對僱主的不負責與涼薄,工人往往需要千辛萬苦,才能討回應得的血汗錢,實在於理不合,令人憤慨 ! 以下是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分析地盤行業欠薪成風的原因:

 

第一,現時有不少僱主習慣性拖欠薪金,沒有預留足夠資金支付薪金,把欠薪合理化,公然犯法,視工人的權利與勞工法例為無物。

 

第二,有不少欠薪工潮涉及「判頭數」,工人無辜被擺上枱。判商之間發生商業糾紛,拖欠工程費,引至工友薪金遭拖欠。

 

第三,政府監管不力,令無良僱主更有恃無恐。現時工人若遇欠薪,勞工處勞資關係科的調停會議,沒有法律約束力,僱主根本沒需要理會,事情往往得不到解決。又或到勞資審裁署追討,花費最少半年至一年,工人需虛耗極多時間和心力處理,也未必能拿回欠薪,令工人卻步。然而,對僱主則無什麼大影響,最多只是支付原來應給的薪金,及有限數的訟費,對工人十分不利。

 

總括而言,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強烈遣責判商的欠薪行為,冀日後守法,善待員工。另外,促請政府加強監管分判商,對拖欠薪金的判商作出阻嚇性罰則,加強監管,以肅整行業欠薪風氣,改善工人待遇。另外,現呼籲工友若遇任何勞資糾紛,請聯絡工會協助 (求助熱線: 2770 8668)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職工盟屬會)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