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建議2013年加薪6%
促請政府立法保障集體談判權
| More

2012-11-11


職工盟建議2013年薪酬增幅為6%,讓僱員可以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另外又建議政府立法保障工人的集體談判權。職工盟認為,考慮到來年通脹仍然有約4%的增幅,加薪6%的建議亦只會令工人的實質工資增長約1.9%。

 

由2004年開始計算,加薪幅度多年來跑輸經濟發展。下圖所見,由2004年至2011年,實質經濟增長達36%,但由2004至2012年的實質工資增幅卻只有0.8%。反映打工仔女多年來無從分享經濟成果,工資在扣除通脹後差不多原地踏步。因此職工盟要求明年要有合理的實質工資增長,追回過去落後的加薪幅度。

 


企業盈利仍然可觀
職工盟翻查多間上市公司2012年的財務報告,發現雖然部份企業的業績不及2011年亮麗,但仍有非常可觀的利潤。而部份以銷售本地消費品為主的企業更逆市錄得增長。例如電訊盈科盈利較去年增加44%;太古飲料(香港)(可口可樂本港生產商)錄得18%的盈利升幅;城巴及新巴的母公司新創建盈利亦有16%增長。而從下表所見,假設全部企業劃一加薪6%,工資增幅只對大部份企業的利潤影響輕微(最左行)。

 

 

 

 

 

 

 

 

 

 

 

本港內部經濟仍然表現不俗
根據政府第二季的經濟報告,整體經濟增長只有1.1%,但如果分開出口及本地消費,內部經濟仍然錄得增長,私人消費開支上升3.7%。而本土市場的總消費開支按年上升4.6%。2012年9月零售業銷貨數量按年仍上升8.5%。因此,在內部消費的帶動下,數據顯示經濟表現並非如想像般差。因此,職工盟呼籲僱主及僱員無須過份恐慌。

 

現時不少商界代表都以歐債危機為由恫嚇要凍薪甚至減少人手。職工盟批評這種做法是重複過去經濟不景或金融海嘯時「趁火打劫」的技倆。職工盟表示,擔憂這種「壓價」的情況已經出現。例如人力資源管理學會去年調查時,企業回應2012年將加薪5%,但實際的加薪幅度卻只有4.5%。而僱主聯會早前竟然倡議明年加薪0%至3.5%,連預期通脹都無法達到,職工盟批評有關言論再一次示範何謂「無良僱主」。

 

重申集體談判權的必要性
職工盟重申,在集體談判協商下,勞資在地位對等的狀況下可以真誠商討,從而達至雙方皆可接受的薪酬方案。相反,在缺乏集體談判權下,每年商討加薪方案都成為企業甚至社會的「計時炸彈」。

 

職工盟認為,集體談判有效改善勞資關係,其實過去香港不少企業與工會建立集體談判機制後,勞資磨擦會相對減少。因為在集體談判機制下,1)工會可以代表會員處理申訴;2)在資方改變僱傭合約條款或作重大變動時,必須諮詢工會意見;3)工會亦可與資方正式談判薪酬及福利待遇;4)工會有權在工作場所活動,例如宣傳工會或張貼告示等。這些措施能夠有效將勞資矛盾化解。

 

職工盟批評梁振英從來沒有回應勞工界對集體談判權立法的訴求。職工盟將於12月 2日發起遊行,下午2:00在修頓球場集合,遊行往政府總部,要求特區政府從速立法集體談判權。

 

職工盟訴求:
1) 企業明年應加薪6%,讓僱員可以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
2) 政府立法保障集體談判權

 ==============================================================================================

記者會發言摘錄

職工盟總幹事 蒙兆達

再爭拗僱員薪酬應否追上通脹的僱主

是很涼薄無良,因為經過這麼多年,竟仍在問工資應否與通脹看齊,即是完全不關心工人生活質素有否倒退,不關心工人要養育子女和他們子女的貧窮問題。所以今時今日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嚴重,就是因為無良企業賺到盡,完全不願同工人分享成果。

大家知道香港的貧富懸殊在聯合國統計數字裡是已發展國家之冠,如果再做一個香港企業社會責任指數調查,我相信香港企業的社會責任將會是所有已發展國家入面的倒數第一。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姚忠耀

集體談判有效改善社會的勞資矛盾,因為機制下,第一,工會可協助員工處理申訴;第二,在資方改變僱傭合約條款或作出重大變動時,必須先諮詢工會意見;第三,工會可與資方正式談判薪酬和福利待遇;第四,工會有權在工作場所內活動,例如宣傳工會和張貼工會海報。

 

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 張麗霞

我關注的行業(零售、商業)中大部分員工都是女性,她們的工資永遠都滯後於男性,平均工資只約男性的七成,有些工種甚至只有六成。如果整體人工水平已經差,女性更加喊苦。即使設立了扶貧委員會,如果看不到兩性工資差距問題,[政府]仍是很失敗。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陳八根

「食價」因分判制度,在建築行業內時常出現。落標時投標商可能列工人工資作1000元,但最後只給工人600至800元;部分新入行的工友甚至只獲350至400元。工會希望有談判權,透過和商會建立談判平台,不會令三判、四判壓價,帶來更公平的局面。

 

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 陳慶龍



太古工會雖有渠道與公司檢討薪酬,但公司往往以糖、膠、鋁的成本上漲為由壓低加薪幅度,公司盈利卻年年上升。員工薪酬只勉強跟貼通脹,當然不足夠基本生活;繼續下去,我們就會被推向貧窮線的邊緣。




 

 

  香港屈臣氏公司職工會 梁偉任

屈臣氏員工工資有六成是佣金、四成是底薪,但公司年年都不肯加整份人工。工會需提出較高的加薪幅度,才能令增加了的底薪追貼通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