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十年,基層勞工薪酬條件大倒退
| More

2007-04-01


職工盟發表報告,指出回歸十年以來,低收入和長工時的就業人士大幅增加,反映基層勞工薪酬條件大倒退。職工盟強烈要求政府全面檢討勞工法例,保障勞工的基本權益。

就業月入低於5,000元者大增7成

職工盟根據統計處公佈的資料再進行分析,發現每月就業收入少於5000元的就業人士,由1997年的307,350人,大幅增加至2006年的528,150人,增幅71.8%;佔勞動人口的比例,則由1997年的9.8%,增加至2006年的15.4%,增幅 57.1%。
至於每月就業收入少於3000元的就業人士,則由1997年的近59,550人,大幅增加至2006年的141,725人,增幅138.0%;佔勞動人口的比例,則由1997年的1.9%,增加至2006年的4.1%,增幅達 117.6%。

每周工時55小時以上者大增6成半

右圖:李卓人向記者講解薪酬條件趨勢

職工盟亦發現,每周工作55小時或以上的就業人士,由1997年的501,300人,大幅增加至2006年的833,800人,增幅66.3%;佔整體勞動人口的比例,則由1997年的15.8%,增加至2006年的24.4%,增幅 54.2%。

按性別分析,每周工作55小時或以上的就業男性,由1997年的300,100人,大幅增加至2006年的450,600人,增幅50.1%;佔男性勞動人口的比例,則由1997年的15.7%,增加至2006年的24.4%,增幅 55.3%。至於每周工作55小時或以上的就業女性,則由1997年的201,200人,大幅增加至2006年的383,200人,增幅90.5%;佔女性勞動人口的比例,則由1997年的16.0%,增加至2006年的24.5%,增幅 52.5%。

職工盟主席鄭清發指出,回歸十年以來,除了僱傭關係彈散化外,在職貧窮問題亦不斷惡化,基層工種例如清潔工、保安員、速遞員、連鎖快餐店和零售店的服務人員等,人工不足以糊口,無法供應家庭的基本生活。

對於超時工作的人數大增,鄭清發認為,這反映回歸十年以來,不論男女,工作壓力均大增,擔心此對打工仔女的健康、家庭和參與社區生活做成不良影響。

經濟復甦,基層勞工未能受惠

近年本港經濟復甦,按人口平均計算的本地生產總值 ( 以2000年市價計算 ),由 1997年的187,401港元 增加至2006年的 252,917港元,增幅達35.0%, 但鄭清發認為,雖然資料顯示過去兩年低收入和長工時的就業人士數目,自2004年的最高點稍為回落,但跌幅極為有限,2004年至2006年期間,就業月入低於5000元者和每周工時55小時或以上者數目的減幅分別僅有5.9%和3.1%,反映經濟雖然復甦,但低工資、長工時的「血汗勞工」現象依然延續,經濟復甦的成果並非公平地讓社會大眾分享。

 回歸十年 勞工法律保障冰河時期

左圖:職工盟召開會員大會後,即時召開記招會

對於基層勞工的工作條件仍然十分惡劣,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歸咎於十年以來的勞工立法。李卓人指出,回歸十年以來,亦是勞工法律保障的冰河時期。除了一些技術性修訂外,特區政府在勞工立法方面可謂乏善可陳,這反映特區政府甘當無良僱主的幫凶,不願亦不敢在僱主身上拔毛,拒絕進一步保障勞工。不但如此,特區政府更向勞工階層落井下石,透過不民主的臨時立法會,在回歸後短短三個月內火速地通過《1997年僱傭及勞資關係(雜項修訂)條例草案》,廢除《集體談判權法》及《防止歧視職工會》(修訂條例)。

職工盟認為,政府有責任全面檢討勞工法例,保障勞工的基本權益。在此回歸十周年時刻,職工盟向特區政府提出十六項立法建議,包括:

主旨 內容
保障起碼收入和減少工作過勞 立法訂定最低工資和規管僱員的工作時數;

檢討法團董事、經理、秘書或其他類似的人員在拖欠僱員工資罪行方面的刑事責任;

修訂《僱傭條例》第43C條,將總承判商與前判次承判商支付次承判商僱員工資的法律責任,提高至有關僱員到期應得的4個月工資;
保障基礎勞工權利:集體協議、參與工會、禁止歧視 訂立法律條文,賦予僱員受集體協議保障的權利,並制訂一套公正和客觀的程序以認可職工會進行集體談判;

訂立法律條文,賦予因其職工會會員身分或參與職工會活動而在僱用、薪酬待遇、晉升、調職或在其他僱傭範疇遭僱主歧視的市民或僱員,可向勞資審裁處提出民事補救的權利;

訂立法律條文,保障市民或僱員不因其年齡而在僱用、薪酬待遇、晉升、調職、解僱或在其他僱傭範疇遭僱主歧視,並賦予遭年齡歧視的受害人可向勞資審裁處提出民事補救的權利;
 
因應勞動市場的變化,保障臨時工人、部份時間工人和假自僱工人的權益 廢除《僱傭條例》有關「連續性僱傭」的定義中,僱員須在一個星期內工作18小時或以上,才當作連續受僱的規定;

防止僱主以服務合約取代僱傭合約的方式聘用員工,以逃避法定責任;
加強職業保障和改善強積金安排 訂立法律條文,保障僱員免遭僱主不公平解僱,並賦予遭不公平解僱的受害人可向勞資審裁處提出民事補救的權利;

提高不合法解僱(即違反《僱傭條例》第15(1)、21B(2)(b)、33(4B)及72B(1)條、《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第6條及《僱員補償條例》第48條)的刑事罰則;

廢除《僱傭條例》第32N條中,法院或勞資審裁處須在僱主同意的情況下,才可作出復職或再次聘用的命令的規定;

廢除遣散費和僱員根據《僱傭條例》第VIA部獲得的終止僱傭金,可與僱主在職業退休計劃或強制性公積金計劃作出的供款對沖的規定;

擴大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的適用範圍至家務僱員,並廢除房屋津貼不當作有關入息的規定;
 
改善勞工福利、促進勞工的家庭和學習生活 增設家事假期和培訓休假,並逐步將所有公眾假期轉為有薪法定假日;

將有薪產假增至12個星期,並提高產假薪酬至僱員本應賺取工資的100%;

廢除連續放病假4天或以上才可獲得疾病津貼的規定,並提高疾病津貼額至僱員本應賺取工資的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