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一項調查發現,有近四成僱主在住所安裝監察器,嚴重侵犯家庭傭工的私隱。曾遭偷拍的家務助理感到被偷窺及遭性騷擾。工會今天聯同香港人權監察主席莊耀洸律師召開記者會,公佈近日的調查數據,同時指出現時投訴機制的漏洞,以促進政府盡快改善。

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下稱︰工會) 由本地家務助理、陪月員、褓姆、陪診員及私家看護等兼職散工組成(總稱︰家務工),以中年婦女為主,由於工種較其他行業特殊,需單獨在僱主家工作,往往很難避免一些僱主蓄意屈偷錢,甚至安裝監察器以示監督,涉及侵犯個人私隱。

 

在08年5月至09年12月期間,工會收到接近10宗有關僱主蓄意屈偷錢/貴重物品及安裝監察器而涉嫌侵犯私隱的求助個案。基於家務工的個人私隱及工作環境不斷受到威脅,工會極度關注,並於今年6月中至7月初展開「個人私隱及工作環境是否受保障」的調查,並計劃向政府及相關部門提出申訴以改善家務工的工作環境及保障家務工的人權。工會成功訪問65名現時從事家務助理及陪月員的家務工,調查發現四成僱主有安裝監察器,監察器主要安裝在廚房、客廳,其次是主人房。在這四成的受訪者中,超過六成人表示僱主並沒有告知家中安裝了監察器,只是自己在工作期間發現的;另外,有超過六成受訪者認為僱主安裝監察器侵犯個人私隱。

於上年向工會求助的陪月員(化名︰Ivy)在僱主家的工人房更衣時發現有監察器,據她在投訴文件中表示︰「當天早上如常到廁所換衫,因廁內有人,故改在工人房(菲傭)換衫…先換褲後換衫,當脫去上衣後,發覺有一隻眼(VILAR網絡攝錄機)在我面前,我立即轉身背向隻眼,換完衫後立即到廚房追問菲傭,菲傭轉述屋內共有兩隻眼(監察器),一隻在大廳、一隻在工人房,而亞SIR可在手提電話內收到此片…我當時很嬲、很激氣,嬲他們不告訴我,他們理應告訴我,現在什麼都比人睇晒,覺得好醜、無晒私隱、無晒自尊…好唔開心,好唔舒服,我是來打工,點解要受這不必要的性騷擾﹖唔知點算好…」受害人當天向女僱主追查監察器一事,僱主承認有安裝,但當Ivy追問為何不事先告知時,僱主反問︰「乜你無裝到咩﹖」Ivy回答僱主︰「sorry,我係嚟做嘢架,唔係嚟裝嘢架,我會保留追究權利。」僱主最後回應︰「我最多咪delete咗條片囉。」

後來Ivy在工會協助下於09年12月分別向平等機會委員會(下稱︰平機會)及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下稱︰私隱公署)作出投訴。平等機會委員會在2010年5月12日發信工會表示此投訴因缺乏實質而終止調查,而在同月的11日,香港個人私隱專員公署以Ivy缺乏證據證明監察器有錄影記錄而終止調查。

 

平機會資源不足,調解手法沒有與時並進

平機會在終止調查的信件中表示︰「評估有關行徑是否涉及性騷擾的其中一個元素是有關行徑必需是「涉及性的」;根據性別歧視條例,僱主不應向僱員作出涉及性的行徑,對其做成一個有敵意的環境。但僱主可作出措施合理地監察員工的工作情況。就本個案而言,僱主在家中安裝兩部攝錄機用意是監察屋內的情況,除投訴人(Ivy)以外,屋內其他人士的行為都有可能受到監察。因此,綜合本個案的所有資料,委員會認為僱主安裝監控攝錄機的行為,難以引申為「涉及性」的行徑;由於在工作間安裝攝錄機與性騷擾沒有必然關係,委員會不會主動作出其他跟進。」由個案可見,平機會應就是否「涉及性」的行徑主動調查,除考慮是否涉及性騷擾外,也應主動調查是否涉及間接性別歧視,但案件於短時間內終止,除反映平機會的調解手法沒有與時並進外,同時也反映資源嚴重不足。根據平機會的統計數字,由08年的投訴調查個案817宗上升到09年的921宗(新增種族歧視條例),09年調查個案比往年上升一成多的情況下,工會認為政府應主動調撥資料予平機會。

 

證據要求不合理,私隱公署調查欠公正

私隱公署在終止文件中表示︰「僱主確認在09年7月於客廳及工人房內安裝視像監察器,並表示該監察器必須安裝記憶卡後才可啓動攝錄機及攝錄功能,但由於她並沒有於該監察器內安裝記憶卡,故沒有啓動其攝錄功能;由於投訴人(Ivy)未能提供其他的實質證據以支持對僱主的指控,單憑指僱主當天的回應「我最多咪delete咗條片囉」,不足以構成投訴人指控僱主涉及以不合法或不公平的方法收集得的個人資料的表面證據。」從本案而言,私隱公署有責任對攝錄機的功能展開進一步調查,並不是只要求投訴人負責搜集證據。工會認為私隱公署只選擇僱主的講法而作出判斷的做法對僱員並不公平,很明顯有偏幫僱主之嫌。同時,工會質疑政府一直缺乏向公眾宣傳教育的工作,以致僱主在單方面保障自己的權益時,往往忽略僱員的感受及人權等。


投訴機制形同虛設

私隱公署在信件中還提及到條例的相關條文︰行政上訴委員會於2005年在行政上訴第32/2004號個案中認為︰「如果沒有表面證據顯示投訴者所投訴的行為或作為違反有關條例,私隱專員可根據第39條賦予他的酌情權,拒絕調查投訴。上訴人須知,投訴他人違反有關條例,等同指控他人犯罪,此乃嚴重指控,因此投訴需要有依據,即是表面上投訴是否有證據和理據支持,才決定是否展開調查,不然,不但會對被投訴者造成不公平,而且會間接縱容無理投訴,濫用投訴機制。」香港人權監察指出私隱公署要求投訴者所提交的表面證據要求過高,並不合理。而工會認為香港雖然有平機會及私隱公署,但對僱員來說,投訴機制只是形同虛設,除了申訴者有冤無路訴外﹐更容易反被投訴為濫用投訴機制,從而從容更多無良僱主或不法之徒以種種手法欺壓弱勢的打工仔女/市民。

 

基層婦女愈來愈被邊緣化

工會於08年至09年接受協助處理的個案中,雖然有些個案已向相關部份作出投訴,包括08年5月的警方濫權搜身案,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任何進展。家務工的付出雖然舒緩了千萬個家庭的家務壓力,照顧了長幼和一家衣食住行的需要,但一直都得不到平等的待遇及社會的尊重,由僱主蓄意屈偷錢、安裝監察器到近日通過的最低工資豁免留宿家庭僱工,這些家務工以婦女為主,可見基層婦女愈來愈被邊緣化,不斷受到不同程度的欺壓,實在令人憤怒﹗

 

工會在記者會上提出以下幾點訴求︰
1) 促請政府調撥資源予平機會及私隱公署,以改善調解問題增加人手;
2) 促請平機會改善調解手法,主動及詳細調查投訴個案,以還投訴者公道;
3) 促請私隱公署調整證據要求,主動撤查事件及持公平、公正的態度;
4) 促請中國政府於明年6月日內瓦國際勞工大會上支持簽署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以督促香港政府保障家務工;
5) 呼籲家務工若遇到勞資糾紛或個人私隱受到侵犯時,應保持鎮定,可致電2770 8668向工會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