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車手抗爭此起彼落 全總隔岸觀火

近年來,線上外賣業在中國各大城市興起,形成了數以百萬計的「外賣小哥」群體,穿插在都市人的生活。線上外賣業對城市人的生活以至傳統餐飲業造成鉅大轉變,居民一天三餐都用手機程式解決,餐廳的訂單不再限於店面的來客,生產鏈大大加長了。

 

較多的焦點落在各大外賣平台的市場爭奪,但撐起外賣業的車手抗爭,則較少人討論。一般的觀點認為,外賣車手屬於零工經濟個體戶,難以產生集體抗爭。然而,中國勞工通訊〈中國工人集體行動地圖〉數據卻指出,單是2017年8月-2018年7月之間,全國各地便發生47宗外賣車手發起的集體行動,在2018年5-7月之間,這種抗爭更是此起彼落,形成了一道「外賣小哥全國抗爭」的風景。

 

跨省爆發的特質地域性--全國性的爆發,此起彼落

這一年可說是外賣車手集體行動的黃金時期,一反人們對服務業零散工難以團結起來的刻板印象。在5-7月的抗爭浪潮中,可以見到外賣車手抗爭是跨越地域的,並沒有集中在某些省份,反而是遍及廣東、廣西、湖南重慶、江蘇、雲南、北京等地,顯示同類的僱用模式會引起相近的怒火。

這些工潮當中,多數是要求加薪,但也有不少觸及制度的。然而,由於權力關係極度不對等,有很多集體抗爭都未必爭取到成果,平台只需要將工人帳號「拉黑」便不了了之。

2018年516日,重慶過百美團車手罷工,反對美團將「自行接單」改為「強制派單制」,即平台會無視車手的意願,強行向他們派單,令他們連僅有的「零工自主權」也失去。在新制下,假如車手連續三次拒絕派下的單,會被禁止接單一天。[1]罷工的工人諸到封禁。

有4宗工潮是特別「以站為單位」的,這值得加以留意。外包車手是外賣平台主要的勞動力來源,這些車手是集中在「站」工作的。外賣平台在每城市設若干站點,站點設站長,每站聘用數十人,由第三方配送公司承包管理。每個站點負責若干公里的配送,形成外賣平台最小的「陣地」。外包公司亦負責員工的管理、發薪、與該區商戶的合作事宜等等。以美團為例,多數站點的車手為80人上下,少者約三四十人人,超過100人屬於大站[2]。外包車手的制度其實與一般外判工人相似因此,外賣車手工潮之中,產生出一種「以站為單位」的模式,當中有不少是「關站」工潮。

 

百度外賣於2017824日被餓了麼收購之後,其代理商易飛迅公司屢次「關站」,欠下車手工資逃去,引發工人集體抗議。2017920日,該公司於上海代理的一個站點「關站」,欠下工人78月的工資,引起數十工人抗議。[3]

 

同年1027日,北京海淀區望京一個由易飛迅代理的百度外賣站點「關站」,代理商逃走,欠下工資超過30萬元。20餘位車手到百度外賣總部抗議。[4]

 

2018年52122日,吉林長春一個站點共30名車手集體抗議,向失蹤的站長討薪。30人當中,有八成人被欠薪一個月,少數人被欠薪兩至三個月。據工人的理解,站長無故消失,引起「關站捲款」的疑慮。522日,眾車手獲發回工資。[5][6]

 

在多宗抗議單價太低的集體行動中,工人終於在2018年6月發展出跨集團的罷工。

 

2018年65日,安徽合肥市的餓了麼和美團車手集體罷工,抗議單價下降、網約工安全問題和福利被削減。單價由每5公里12元,下降至7元。兩集團又使用強制派單制。數百車手罷工三天,最後警察介入。[7]

 

模糊的勞動關係引爆怒火

工人提出的訴求或有側重點,但憤怒的來源是整體的。勞動關係模糊,三大平台對車手的待遇朝令夕改,以惡性的競爭手法「逐底競爭」,結果令外賣車手的工作越發危險、壓力爆錶,而又得不到應有回報,自然引發大量集體事件。雖然集體行動的結果並不盡如人意,但是車手的抗爭仍然不絕,顯示他們雖然自知沒有「勞動關係」,仍然覺知到必須以集體行動來爭取自己應得的一份。

儘管騎手穿著美團制服每天送餐12小時,他們和公司不一定有正式僱傭關係,在大陸稱為「網約工」。這種員工分為三種,分別是平台直接聘用的正式員工、受聘於外判公司的員工和稱為「眾包」的個體戶。

外賣平台刻意將勞動關係模糊化,並對車手實施超時罰款的制度,一旦外賣不能在指示時間內送達,該筆單價便會被按遲到時間扣減,假如因為塞車等原因未能準時送達,那一張單甚至可能「白做」。此外,客人「負評」,也有機會令車手被罰款,嚴重的更可能被罰掉一整天的工資。沒有勞動合約,平台可以隨意提降配送費,往往在聘得足夠人手之後,立即將單價壓下,令車手的工資極不穩定。這也時常成為車手工潮的導火線。而車手一旦「不聽話」,平台或外判商只須將車手的手機程式戶口關掉(在大陸稱為「(屏幕)拉黑」),車手與平台的關係即告終止。

全國總工會的回應

全總《改革試點方案的總結報告》中有不少以「互聯網+」為名的工作,簡言之,即是建立網上平台招收會員,提高工會網絡組織的能力、建立微信公眾號等平台以服務職工等等[8],這些工具性的「發展」並未觸及外賣車手真正面對的問題。到目前為此,未有全總或其轄下的工會介入工潮的紀錄。大多數工潮的描述都是車手自發的,也不會找全總協助。車手與公司最核心的問題--勞動關係,也不見得全總有作過任何努力。可見其改革是口惠而實不至的。

 

[1] 美團內訌? 100餘名騎手罷工, 賬號被永久封禁!, https://t.cj.sina.com.cn/articles/view/6533979393/185749d0100100er1n

[2] 誰停止招聘誰就輸了,美團外賣成功背後是30W騎手的支持,https://kknews.cc/society/8evgvqn.html

[3] 三大外賣平台被緊急約談 分別表態將按照要求整改http://legal.qianlong.com/2018/0412/2513669.shtml

[4] 同註[3]

[6] 同註[3]

[7] 同註[3]

[8]《關於全總改革試點方案的總結報告》,2017年3月28日 http://www.acftu.org/template/10041/file.jsp?aid=93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