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這一代不捍衛權益 新人就更加難以發聲
專訪香港配音從業員工會主席黃志明

香港配音從業員工會(下稱配音員工會),顧名思義,就是一班因要維護行業權益而團結起來的配音員。最近他們亦加入了職工盟。配音員在埋首錄音室,陪伴很多香港人成長,多年來觀眾卻只聞其聲,不見其人。今日我們就找來曾配音《男兒當入樽》赤木剛憲、《甄嬛傳》雍正、《三國演義》曹操的工會主席黃志明做個專訪。

健:職工盟幹事吳智健
明:香港配音從業員工會主席黃志明

工會成員合照。

健:甚麼原因驅使你們成立工會?行業內有甚麼問題?

 

明:最主要是工資的問題。我入行20年,坦白說,工資是只減不加,頂多是你有時轉製作室,對方會加少少吸引你,但總不會高。因為現在電影、電視的製作費都不斷下跌,受害的就是工作人員。

另一個嚴重問題就是拖糧,一些公司最好的可以完成工作後兩個月內就出糧,但有一些可以拖到九個月至一年。你去追他,永遠都回覆:「會跟進的,還在計算中。」久而久之,我們在討回應得薪金,卻好像我們是債仔!這個情況在配西片時更普遍,好多時會完成一季劇集才支薪,你都知道西片一季可以做大半年,我們往往要一年後才得到薪金;有一些算有交代,兩三個月結算一次,其實這樣對我們生活才算正常,但這個「正常」在行內竟然是「罕有」情況!

 

我亦看見行內無行規,造成我們受剝削亦無依據反抗,不公情況愈來愈多。而我們大多是自僱人士,收入不穩定之餘亦無勞工保障。太多問題,我覺得我們舊人這一代若然都不站出來捍衛權益,就更難期望新人可以發聲。所以我們一班志同道合的配音員就成立了這個工會。

 

健:為何會相信組工會是一個出路?

 

明:其實我們組工會前,我試過發起一個「聲級行動」,本來希望聚集得到行內6-7成同業才做行動,一搞就是大半年,直至今年10月總算略有成果,爭取到有線電視將報酬調整至08年的水平。(編按:配音員又是一個03沙士及08金融海嘯被說服共渡時艱,經濟好轉後薪酬水平沒有回升的例子。)事後我們有聲音提到,就算有個行動,我們好似只是「雜牌軍」,談判起來都沒有正式單位,倒不如正式成立一個工會,團結同工,才可以更有效地改善行業問題。

 

健:聽你講其實這行業都不穩定,為何不考慮轉行?

 

明:我入行時其實所見的行業壽命可以好長,我們算從事藝術工作,總需要老人的聲音,所以你見例如譚炳文等去到70幾歲都可以做。收入固然不穩定,要為生活,我有時都要做兼職,又會有人做判頭,這樣收入會高一點。

 

多提一點,現在製作費不斷下跌,為了減省成本,好多都會用年輕人扮老人聲……老實講,這一行是長期需要資深同工,以往人員的週期可以8-10年才換一批,現在可能過5年已人面全非。當然這一行好玩,對年輕人有吸引力,但長此下去,工資又無保障,行業發展一定不健康。

 

健:對工會有何期望?新電視台快啟播,對行業發展又是否樂觀?

 

明:期望可以做好行規,出糧、待遇甚至其他方面都有統一做法,這樣對同工最公平。具體點說,是出糧的日子要穩定,免得我們過著整日擔心的生活,而這樣是對公司影響最少,因為他們只是花時間計好條數。當然我們都希望維繫同工,更多人入會,壯大工會之餘會搞活動,凝聚他們,我相信同業之間不只講錢,都會有人情味。

 

行業方面,我只能夠講觀望態度。我們收到的信息與坊間可能不同,有線與Now對於配音組的取態、成本的投放,都未必會如我們所願,我們亦聽過Now計劃外購劇原聲出街,不做配音。這樣絕對要歸咎於政府,以上兩個台本來有收費電視業務,對免費電視未必好重視;相反港視是有心做好電視業,卻不發牌。我曾與港視簽約三年,王維基保證年年加人工,有花紅,證明他是重視行業的發展,偏偏政府就不讓最有心的去做。對於這個形勢,我們只能觀望。

 

健:為何會加入職工盟?

 

明:我明白一個新工會總需要人幫助。配音我就叻,但搞工會我是新丁,很多條文上的安排我們真的不懂。首先同工們肯定不會選擇工聯會,後來再發展,我們有同事認識工盟的同事,而他確實在職工會條例、程序或日常做法、勞工法例上都可提供支援,所以我們選擇加入。「當然都有實際考慮,加入工盟可享有教協及福利部優惠!」志明笑著說。

 

健:其實不是單方面工盟支援你們,不同行業之間都要互相幫忙,我們都需要屬會支持!

 

明:一定一定!大家互相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