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委會要求設立全民退休保障
讓所有母親老有所養

今個星期日5月8日是母親節,職工盟婦女事務委員會(以下簡稱職工盟婦委會)於今天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政府總部,由數名小朋友帶領,手執康乃馨,要求特區政府為一直默默耕耘照顧家庭的母親,還她們的退休保障權利。

 
職工盟婦委會指出,貧富差距越趨嚴重,通漲加劇,加上特區政府一直漠視婦女發展的需要,基層婦女的生活水平和發展機會加速向下流。婦女投入勞動市場人數較以往增加,但在職貧窮也相對增加。婦女不能以就業紓緩貧窮處境,再加上照顧者責任,被剝奪享有退休保障的權利,使婦女處境更為不利。
 
貧窮委員會漠視婦女貧窮問題
政府於零四年成立貧窮委員會(Commission on Poverty),雖然委員會於零五年承認在大部份低薪工人當中,絕大部份都是年齡介乎四十至五十九歲的中年婦女,但委員會一直沒有為香港制定貧窮線,亦沒有為婦女貧窮問題制定任何改善措施。根據統計處第五十二號專題報告書-臨時僱員就業情況,於二零零九年月薪低於$5,000元的女性共有213,000名,相比117,000名的男性超出接近一倍。
 
在職母親因就業支援貧乏,放棄工作失退休保障
在二零零九年政府統計報告,女性非勞動人口為1,579,963,男性只有886,233人,女性非勞動人口多出男性差不多一倍。已婚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相較同齡的未婚女性為低,明顯照顧家庭責任大大影響女性工作和事業發展外,隨著而也失去任何退休保險,此歸咎於政府對已婚婦女社區支援貧乏有關,全港託兒接管服務在這十年間減少至219間,相較 1999共減少了23間。很多婦女為了照顧子女和家人都被迫放棄工作,她們將一生的辛勞奉獻予家庭,長年從事無酬的家務勞動,但卻不被尊重,現時的強制性的退休制度不包括照顧家庭的婦女,她們連基本退休保障都欠奉。
 
約五萬七千名婦女因家庭崗位被迫從事兼職短期工作
近十年基層家庭的實質收入不斷下跌,另因綜援制度收緊,部份基層婦女為了「幫補」家庭生計,都要出外「打工」。但礙於照顧家庭,她們可選擇只有時薪只有十多、二十元的低薪散工。
根據統計處在二零零九年透過「綜合住戶統計調查」,進行一項有關從事部份時間制工作僱員的就業情況專題訪問,顯示有102,300名女性從事部份時間制工作,當中有57,800女性是因料理家務或在家照顧兒童、長者、傷病成員而只好從事兼職零散工作。但僱傭條例的4.18規限,剝奪婦女就業保障的權利外﹝4.18指連續工作四星期、每星期工作不少於18小時﹞;同時因現行的強積金制度對於散工、低收入的婦女,完全不能保障其退休生活;以從事家務助理的十萬名本地婦女為例,她們被政府「刻意」排拒於強積金制度外,她們以家務勞動謀生卻失去退休保障,令她們非常擔憂退休生活,對前景感到極之徬徨。
 
社區褓母帶頭剝削婦女
另外,特首曾蔭權在2009年的施政報告中,「利民紓困」一章提到擴大「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職工盟婦委會批評此計劃根本不能為在職母親提供適切幫助;例如只託管0至6歲幼兒,要家長自行到學校接送幼兒,只在星期一至六提供服務。更不堪是此計劃以義工形式招募區內婦女擔任社區褓母,給予每小時$13至$18津貼帶頭剝削「搵婦女笨」,從事社區褓母的女性亦得不到退休保障。
 
職工盟婦委會指出,特首經常宣揚「獅子山下」的精神,呼籲市民憑個人努力戰勝一切,企圖藉自力更生,將基層市民尤其婦女貧困處境置之不理,婦女將一生的辛勞奉獻予家庭及社會,理應得到社會尊重及照顧,但很可惜落後的勞工法例、嚴重不足的退休政策,將不少婦女排斥和歧視。職工盟婦委會要求特區政府,尊重婦女勞動價值,制訂完善婦女政策,讓婦女有平等的機會和生活條件。
 
職工盟婦女事務委員會要求:
1. 盡快落實全民退休保障──使家務勞動者、低收入人士、長者都得到完善的退休保障,享有安穩的退休生活;
2. 政府支持訂立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承認家務工勞動價值,保障其勞工權利及社會保障,包括家務工的退休保障;;
3. 全面落實「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履行政府的責任;
4. 立法保障散工化──修訂僱傭條例,立法保障散工及兼職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