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工要求平等對待
爭取通過國際勞工公約

4002011年5月1日,一千多名來自不同的家務工工會和組織,參與職工盟舉辦的五一工權大遊行,他們一同唱歌、跳舞、叫口號、由維園遊行至政府總部。由不同國藉的本地家務助理及外傭工會組成的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更於當天早上於維園足球場舉行團結集會,集會上有各個家務工工會的表演和發言,又一同展示一塊由三千五百執百家布縫紉而成的大圍裙,圍裙是由亞洲家務工網絡(Asian Domestic Workers Network, ADWN)製成,來自印尼、印度和香港家務工,每人在每塊百家布上表達爭取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的訴求,要求尊嚴工作,亦即是祈求合理工資、安全、社會保障、自由自主、公平對待。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表示,2011年的國際五一勞動節,是對家務工特別的一年,因為位於日內瓦聯合國的國際勞工組織,將於六月在其第一百次國際勞工大會上,由成員國勞資官三方討論及投票通過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這將會是首次,在國際上正式承認家務工是勞工身份,並享有平等的勞工權利。 



家務工往往不受保障

聯會認為家務工往往沒有基本權利。家務工很多時工資不受保障,中介公司扣起他們的工資作為中介費,這中介費是中介公司非法超收的,有時更強迫他們借貸支付中介費。家務工對中介公司的剝削無可避免,因為一些外傭原藉國,例如印尼等,政府不容許僱主直接聘用家務工,他們必須經中介公司轉介工作。留宿家務工被排拒在最低工資法例以外。 


家務工很多不獲休息和休假,又不受到保障以免受一切侵犯、騷擾和虐待。香港政府規定外傭必須留宿於僱主家中,然而政府對僱主、私人家庭沒有適當的監察以保障家務工。 


家務工被迫啞忍無理的僱主待遇和苛待。很多中介公司和僱主扣起家務工的護照及證件;新留港規定New Conditions of Stay (NCS)又規定外傭在終止合約時,必須在兩星期內離境,令外傭沒有足夠時間找到新工作。政府又自2005年6月開始,取消向尼泊爾家務工簽發工作簽証,令在港尼泊爾家務工不得轉工,聯會認為這明顯是種族歧視。


家務工不受到職業病保障。因為現時的僱員補償條例,實際上未能為有多個僱主的本地家務助理提供職業病補償。


家務工沒有退休保障,家務工是唯一被排拒於強積金之外的行業。家務工的工資又少,不夠養老。 


本地家務助理往往不能享有有薪假期、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終止通知規定等保障。因為僱傭條例的四一八規定,僱員必須為同一僱主連續四星期,每星期工作至少十八小時,方可獲得以上提及的保障。 


而在世界各地大部份國家,家務工更被剝奪組織工會權利,更明文規定家務工排拒在勞工法例之外。


縱是如此,家務工仍努力抗爭。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的擬議文件清楚說明,家務工應獲同等勞工保障,公約一旦獲得通過,公約將指引政府修改法例,保障家務工。


承認家務工的經濟貢獻

香港有30萬外傭和5萬本地家務助理,這數目佔了全港打工人口的十份之一。全球家務工約有一億。聯會認為,這龐大的勞工群對經濟的貢獻實在不能忽視。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的擬議文件說明:「家務工對全球經濟有重大貢獻,貢獻之一,是他們讓那些有家庭責任的男和女性勞工出外工作。」


可是,家務工的勞力和貢獻在香港沒有被確認。家務工的工資很低。自1997年和2003年兩次的經濟衰退中,家務工人工被減,經濟復甦後卻沒有增加人工。外傭1996年的工資為$3,860,期後一直被減人工,到今天人工只有$3,580。本地家務助理過去十四年來,普遍時薪維持$50-60。由於今年通漲嚴重,家務工的實際收入暴跌,社會貧富差距更懸殊。  


五一勞動節 工人大圍結

五一勞動節,是為了記念工人自1886年爭取八小時工作和勞工權利的日子,時至今日,香港打工仔女沒有享有八小時工作時間限制的權利,家務工更是每天工作16小時。在這個勞工起動的日子,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要求: 


1. 政府支持通過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並在通過後簽訂公約; 

2. 增加家務工工資,壓抑通漲;家務工應納入最低工資法;

3. 嚴懲違法中介公司和僱主;

4. 取消尼泊爾家務工工作簽証禁令;

5. 取消外傭兩星期遣返規定;

6. 立法規定八小時工作制 ;

7. 全民退休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