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運領袖故事
波蘭團結工會領袖華里沙

撰文:陳昭偉

自18世紀開始,波蘭已一直被列強瓜分。在1943年,在被納粹德軍佔領的波蘭波布渥(Popowo)地區,華里沙誕生於一個農民家庭。在只有一歲時,華里沙的父親便因被德軍折磨至染病而不幸離世。


不安於現狀,自此踏上抗爭的道路
1967年,時24歲的華里沙在雷尼(Lenie)國家農業部擔任維修技術員,有「金手」之稱,幾乎任何機械都能在他手上起死回生。可是,他很快地醒悟自己太沉溺於這個榮耀,停止了追尋生活的目標。他毅然決定離開雷尼,尋找新的人生目標。他本來買了一張火車票前往格丁尼亞(Gdynia),但當火車停靠在格但斯克(Gdansk),華里沙下車去喝啤酒後回到車站時,火車已開走了。華里沙當下便決定留在這個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船隻停泊的港口城市,並進入有一萬五千名工人的列寧船廠工作。在往後的20多年,華里沙就在這裡,從最基層的電氣工開始,轉折地投身到工人抗爭中,並成為反政府的先鋒,到最後於共產政權瓦解後當選為波蘭總統。

 

走在繩索上的領袖之路
1970年底的寒冬,政府宣佈將物價上調,激起工人的怒火。罷工在格但斯克等城市相繼爆發。當時欠缺鬥爭經驗的工人,因對建築物投擲石塊、當場縱火並追打警局人員,最後遭到軍警的暴力鎮壓,在全國各地最少死了45人,300人受傷。這次抗爭

的失敗,讓華里沙吸收了重要的教訓──反對領袖是走在一條繩索上,一邊是尋求公正的需要,另一邊則是與一個不計後果、全力維護其權力,甚至不惜動用武力的政府尋求妥協的需要。
在共產政權統治下,獨立工會被禁,與中國大陸的工會相同,當時的列寧船廠工會主席,對工人每況愈下的生活條件不敢吭聲。在1976年,華里沙在一次向工人發表演說後,便遭船廠解僱,罪名是「公開發表惡意言論」。此後,他便投身到整合社會上各個反對勢力──工人、知識份子和教會──的運動中。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在1978年,華里沙再次因其所從事的反對運動而遭僱主解僱。有幾名工人打算就此舉行罷工抗議,但華里沙勸他們打消此意。他說:「我們的勢力還不夠壯大。不過,總有一天,我們的力量會超過他們。」
到了1980年7月,波蘭工人再次因反對政府上調肉價而發起罷工,並蔓延至全國。自1976年便未曾踏進列寧船廠的華里沙,在8月14日翻過船廠圍牆,質問廠長,並對工人發表講話,組織成立罷工委員會,與廠方展開談判。在兩日後,罷工委員會本來投票決定了廠方的加薪等條件,準備宣佈結束罷工。可是,當發現來自格但斯克其他工廠,支持船廠工人罷工的工人,對結束罷工的決定感到憤怒時,華里沙立刻當機立斷,決定繼續罷工。
工人們選出新的罷工委員會,並提出二十一條要求,包括成立獨立工會、罷工權、言論自由、釋放政治犯等。自此,罷工轉變成一個全國性的運動。
華里沙擁有出色的與群眾溝通的能力,在緊張的時刻,又會突然唱起國歌,將工人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可是另一方面,因受到1970年那次失敗的經驗所影響,華里沙一直希望透過與政府談判尋求妥協的空間。這亦令其他人質疑華里沙太急於妥協,甚至會因此採用專斷、不民主的手段。
儘管在某些議題上作出了妥協,華里沙堅持了成立獨立工會的談判條件,並在經過15天的談判後取得了勝利,家傳戶曉的團結工會在罷工後正式誕生。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團結工會的抗爭道路絕不平坦,登記成立時已受到法院的阻撓,結果在發出再次發動全國罷工的威脅後才成功登記。在往後幾年,團結工會內部一直存在溫和與激進路線的激烈爭論,華里沙為避免蘇聯軍隊的介入而一直主張與政府談判的溫和路線。儘管如此,在政府對團結工會施加愈來愈來的壓力時,華里沙唯有決定對政府採取強更立場。
在政府強硬打壓的情況下,團結工會只能轉入地下。華里沙本人亦於1983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並於四月下旬獲准重返列寧船廠工作。
團結工會在經歷進進退退的抗爭,終於在1988年一場工人罷工後逼使政府進行會談,最終成功令團結工會重新取得合法地位。團結工會之後又於1989年六月舉行的國會選舉取得壓倒性勝利,華里沙更贏得1990總統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