捱過負資産
混凝土車司機見證 香港基建枯榮

撰文>蒙兆達、方約恒、黃筱媛



在中資公司任職混凝土車司機的加菲,記起97年回歸前,建築工程已經開始逐步減少。英國人撤離香港前,進行很多基建工程,包括赤鱲角機場項目,到97年7月左右,已幾乎完工。

 

 

當時月入五、六萬的加菲,在金融風暴前一個月,以200萬購入天水圍嘉湖山莊,一個月後,賬面變成80萬的負資產。本來自住物業不管帳面多少,收入都變成負數才致命。混凝土車司機是自僱人士,車是屬於自己的,每月開支要自負盈虧,每運送一車,視乎距離,大概三百二十元收入。建築工程大減,當時同行一些混凝土廠被收購重組,司機被裁員過半,加菲任職的中資公司雖倖免於難,但司機每月只有20到30車的工作量,收入連支付養車牌費都不夠,更不要說養家。

加菲和很多司機一樣,只好向公司借「安家費」。「安家費」原意是公司確保司機每月有一萬多元的收入,足以供車,欠款在下個月的營業額扣取。欠了公司的這些錢,還了十幾年才還得清。


十多年來在家照顧兩個女兒的妻子,在97年尾重操故業做製衣,拿衣服的招牌回家剪裁,後來又做航空公司的洗碗工,天天夜晚到機場工作。而加菲,朝早開混凝土車,沒工作也要在公司等接單,晚上做的士替更,每晚睡不到四小時,惟有朝早沒工開補眠。「好過沒得做,好過屋企無飯開。」自僱者收入無保障,靠日做幾近廿小時才賺夠生活。


2007年,香港政府在施政報告宣佈十大基建工程,隨着建築業再次興旺,混凝土車司機工作多了,但至今每車運費仍然維持於$390左右,二十年來不足20%增長,追不上通脹,而即使不再替夜更,每日工時都長達12小時。十年時間,加菲還清欠下公司的貸款,去年把自住單位供款也還清,這時他已62歲,快到退休時候。他說他這代人,把家人放在第一位,因為兒女債,才讓他這廿年來有意志力熬過經濟最低迷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