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商有量 延續成果
太古工會落實集體談判協議

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與公司達成共識,於十月中正式簽署了集體談判的框架協議。公司承認他們是主要的諮詢對象,並每三個月舉行一次定期會議,就着各項僱傭條件及工會權利,與公司進行建設性討論。工會主席陳慶龍(阿龍)表示,當協議拿到手上的一刻,感到鬆一口氣,爭取七年終於有成果了。

以往工會有事與公司商討,便需「敲門」,等待公司回應,公司可以拖延及不理會,可謂處於被動及弱勢。現在除了定期與公司會面外,會面成果還會記錄在案,不會因雙方人事變動,講過唔算數,工會得以穩定發展。

有問題可以傾左先 免傷感情
集體談判提供了一個「和氣平台」,有助員工對公司建立歸屬感。以往公司單方面推出政策,理事同事唯有在政策推出後才能反映意見,不免會有「拳頭對拳頭」的情況出現,公司甚至覺得理事會「玩野」。有了協議後,不論是公司或同事有意見,都可透過定期的勞資會議解決。這不僅可收窄雙方的分歧,更可避免激烈的行動及與公司循環不息的鬥爭。

阿龍舉例,公司過往不願與工會商討「執水」的問題。由於上貨部門人手不足,造成跟車運貨的同事工作量大增,平均每天需要額外加班一小時,把運送的飲品先放上卡板,再送上貨車出貨。如果公司一早願意正視問題,與工會商量解決方法,便不會於去年進行罷工。

集體談判協議尤如婚約的承諾
阿龍形容,沒有集體談判協議,尤如「只拍拖不結婚」,公司隨時可以搵第二個工會取代你。例如,早在2008年的時候,太古工會已經就退休年齡及退休後的工作安排及待遇與公司進行商討,但公司卻以另與工聯會下屬工會商討條件為由,分化同事,並拖延至今,令已屆退休年齡員工,多年來面對薪酬低於其他同工的不公情況,及同事因延長退休年齡而產生的晉升機會問題等,未有得以解決。

阿龍續說,有協議可確認工會地位,對雙方進行規範,不會傷了大家感情。當初太古理事會亦曾反對集體談判,擔心會失去罷工權,削弱工會的力量。然而,太古工會於九月因支持真普選罷工,公司表示對行動保持中立,正好反映工會不會因集體談判而失去罷工權的最好證明。定立框架協議後,未來太古工會將會繼續爭取優化協議,向管理層反映同事的聲音,進一步改善會員的權益。

太古工會去年罷工爭取集體談判地位,經過與資方一年磋商,終於與資方達成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