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找數」 打工仔收番幾多?
同你計一計數

梁振英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表示:「我競選政綱的承諾基本上已經全部落實」,到底他臨走是否真的已找清條數?施政報告提出的方案,打工仔受惠幾多,受苦又幾多?以下同大家將條數計清計楚。



取消強積金對沖
政報告終於提出取消對沖方案,以劃線方式實現當初政綱,但卻以削減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作為條件,由每年月薪2/3下降至1/2。香港勞工法例本來就十分落後,不公平解僱法和集體談判權等通通欠奉,現在連僅有的解僱補償也要縮水,可說「乞兒兜拿飯食」。但政府一邊「劫貧」,另一邊卻「濟富」,建議設立補貼基金,協助員工支付遣散費或長服金,最初是一半、逐步按年遞減,以10年為過渡期。



我們試舉一個例子,說明政府方案對於打工仔的影響。假設僱員K先生月薪15,000元,任職公司5年,劃線後一年被裁員,他的遣散費及強積金供款將分成兩部份處理:



K先生的例子

 
遣散費
強積金僱主供款累算權益
資方需支付的遣散費金額
強積金僱主供款戶口內結餘
首四年受僱期(可對沖)
15,000元X2/3 X 4
=40,000元
36,000元
4000元差額
0
劃線後一年受僱期(不可對沖)
15,000元X1/2 X 1
=7500元
10,000元
 
3750元(另一半金額由政府補貼)
10,000元
(留存至65歲方可領取)

從以上例子可反映,僱員K於劃線一年後被老闆裁員,老闆仍可挪用劃線前累積的僱主累算權益支付遣散費;至於劃線後一年的遣散費,原有金額是10,000元,但削減遣散費計算方式後,只會獲得7,500元,減幅達25%;而老闆可以獲政府設立的過渡基金提供補貼一半金額,即是老闆實質僅需額外支付3,750元。由此可見,以劃線方式取消對沖,資方要支付的額外成本微乎其微,政府趁此機會大減遣散費及長服金,並且以公帑補貼老闆炒人,完全是「混水摸魚」。



立法標準工時

在施政報告中提到標準工時,只是寥寥數筆,輕輕帶過。梁振英的用詞已改用「工時政策」,因為合約工時也算是工時政策,但他的政綱明明是承諾「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按常人的邏輯,如果根本不同意立法,又怎會去推動立法工作呢?梁振英不論如何花言巧語,也難逃「走數」公論。


標時委員會提出「合約工時」,即是資方只須出示註明工作時間的書面合約。假設僱員每日工作12小時,資方只需將此鐘數照辦煮碗,搬入合約之內,就可以「過關」,完全不用縮減工時。至於加班補水,委員會指須保障低收入僱員,但現實是,低收入僱員集中於保安、飲食、速遞及零售等行業,因為基本工時已經夠長(高達1012小時),一般較少加班工作;至於現時較多無償加班的僱員,例如文職及專業職級員工,卻因不納入「低收入」範疇,不獲加班補水的保障。兜兜轉轉,社會磋跎了四年多時間,結果推出的政策「有等於無」,何其諷刺!




全民退休保障

正如標準工時貨不對版一樣,梁振英話搞「退休保障」,結果卻「走晒樣」變成「扶貧政策」。施政報告建議,在長者生活津貼之上,增設多一項高額津貼,資產上限訂為144,000元。這方案變相將大部份僱員拒諸門外,因為即使不提個人積蓄,月薪只有10,000元的基層僱員,工作20年之後,就算投資沒有分毫回報,戶口內也儲足24萬元。現時有不少年長僱員,因擔心單靠個人儲蓄及強積金退休後「過唔到世」,經濟上極度不安,唯有65歲後繼續做散工或接受勞動條件更差的工種。難怪有年長僱員勞碌大半生後,不無淒涼地控訴:「政府係咪要工人做到死果日為止呢?」過往因為經濟審查或社會標籤,估計約4050萬年長人士,未能受惠於現行扶貧福利,在新制度之下處境依然悲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