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憂生「捱」基層婦女虛不受「保」
職工盟母親節促設全民退休保障

職工盟婦女事務委員會趁今天是母親節的前夕,發起請願行動,遊行至候任特首辦,要求梁振英上任後,盡快解決現時對婦女的社會安全網千瘡百孔的問題,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立法保障零散工,及將最低工資調升至33元,改善雙職母親的生活質素。

職工盟婦委會發言人指出,香港人口急劇老化,政府統計處數字顯示,截至2011年年底,65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13.6%,比例將一直上升。職工盟認為,香港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忽視婦女發展的需要,基層婦女受到工種歧視,無法享有應有的退休保障;家庭崗位及通脹壓力下,導致基層婦女的生活水平和發展機會加速向下流,無力為自己退休生活作打算;婦女投入勞動市場人數較以往增加,雙職婦女壓力甚大,在職貧窮也相對增加。婦女不能以就業紓緩貧窮處境,再加上照顧者責任,被剝奪享有退休保障的權利,使婦女處境更為不利。

 

強積金歧視女性工種 直接使「老無所養」
母親是每個家庭的中流砥柱,支撐一家大細,近年雙職母親越來越多,既要為口奔馳,也要處理家務。香港工時是全球地區中數一數二的,不單困擾全港打工仔女,亦令雙職婦女疲於奔命,在同時要兼顧事業及家庭,基於家庭崗位的壓力下,終使很多母親被迫放棄長工,轉投如家務助理這些時間彈性的零散工。這種處境實質上是剝削了婦女的工作權利。
每年有近一萬名女性受訓成為家務僱員,估計現時從事家務工(包括家務助理、陪月員、褓姆、長者照顧員等)有十萬人以上,她們為本港很多家庭舒減了家務壓力,亦使高學歷的雙職婦女終能減輕家庭崗位的重擔,釋放更多的勞動力,推動香港社會的生產力。可惜的是,這一群從事家務工的婦女,受制於強積金制度,被豁免參加強積金計劃。這一群婦女為香港社會貢獻良多,她們的退休需求需要得到政府的正視。
職工盟認為,這已經違反了《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中所指,婦女就業應享有與其他勞工一樣的社會保障。職工盟批評政府歧視基層工人,歧視從業員全是女性的家務工,更是歧視女性,理應矯正過來。

 

強積金不夠基層退休 家庭開支壓力日大
根據綜合住戶統計調查,2011年第4季有近三十萬兼職工(即每周工時少於30小時),其中女性佔60%。強積金制度下,自僱人士、臨時僱員(受僱期少於60日)均不能參加強積金計劃。兼職工、自僱人士、臨時僱員等這類弱勢勞工,收入因工作零散而不穩定,本身的生活重擔已無法受惠於強積金計劃,而政府無法提供另外的途徑,讓他們在退休時得到合理的保障。

根據2012年3月數字,香港將近二百五十萬非勞動人口中,超過六成的是女性。職工盟表示,家庭主婦一直從事隱形的無酬勞動,為家庭任勞任怨,在所不辭,卻不受尊重,連基本的退休保障都欠奉,擔憂她們老來生活無依,並且政府欠缺長遠老人政策計劃,使基層婦女未來生活堪憂。

世界銀行在1994年發表的《扭轉老年危機》中,提出三大退休支柱:私營管理的強制性供款計劃、個人自願儲蓄、政府資助的社會安全網。職工盟批評香港政府一直以此為推卸,認為現行的強積金計劃,再加上市民個人儲蓄、生果金及綜援已能解決香港日益重大的老人問題,無視強積金漏洞叢生,更不知民間疾苦,市民面對通脹壓力,屋租、食物樣樣加,生活捉襟見肘,更枉論為退休生活成儲蓄。

遊行隊伍今天攜同一個千瘡百孔的「社會安全網」,喻意對家務助理等兼職工種缺乏合理的生活保障。職工盟要求候任特首梁振英上任後盡快落實下列保障婦女勞工的政策:

 

1.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確立家務勞動者價值、使各階層婦女可得到完善的退休保障,享有安穩的退休生活。
2. 最低工資水平提升至最少33元。
3. 立法保障零散工,令各種長期被視為非正式的工種,如社區褓母等納入為正式職業,尊重婦女的勞動價值,提供合理的薪金水平。
4. 立法規管工時,令全民享有合理的作適時間,令社會更和諧。
5. 增加社區支援──如托兒、長者照顧服務,紓緩雙職婦女壓力,令女性可選擇專注事業或家庭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