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園》

或許在2041年,已經沒有人記得,今天在獄中、在流亡的手足。——單以現在的走勢,你真的有信心,香港人會記得嗎?

無論我們如何欺騙自己,20年後,關於手足、關於2019抗爭的故事,有機會是一片空白。更可怕的可能性,是20年後的青少年會以為反送中運動是「春夏之交的一場政治風波」,甚至是一場「外國勢力操縱的黑暴暴動」。721是「黑白衣人的毆鬥」,而濫權警暴皆是「止暴制亂」的戰士;2020年的醫護罷工,則是一場黑護的「恐怖主義攬炒」行動。

若果沒有人為守護記憶而戰,今天中共喉舌所寫的「報道」,就會成為明天的歷史。抗爭記憶的流傳並沒有必然,是「黑暴」還是「抗爭者」?這是一場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在南韓,1980年的光州518事件已被正名為「光州民主化運動」;但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正被政權定性為「暴亂」。這場記憶之戰也許沒有硝煙,卻斷定了未來我們是否還有翻身的機會。

90年代的香港也曾出現移民潮,但留低的人們,在「維園」這個地方,打了一場長達32年的記憶之戰。「六四」這段不被允許的記憶,已緊緊縛在維園的燭光。若沒有年復年的維園晚會,六四的記憶只會餘下天安門浴血的相冊。

在那個維園,我們「記得」,並為之而「行動」,構成了香港之為香港、我們之為我們,必不可少的元素。此後,「維園」的政治意義不斷延伸,五十萬人曾經在這此出發,抵擋廿三條;到了2019年,是一百萬人、200萬+1人,一次又一次在這裏聚首、出發。「維園」讓我們看到,人、土地、記憶和行動,是如此密不可分。

我們曾爭論這些行動是否變得「行禮如儀」,不同世代和主張的人們,用不同方法來回應這個記憶與行動之辯。如今,在後國安法的處境下,我們體認到不同世代對六四、中國民主的認知和主張上的差異,但同時更加見到30年堅持的珍貴。

六四和維園背後政治意義,在過去多年不停「補完」,連繫到當下的反抗。我們因有線中國組香港記者的訪問,而「記得」鐵漢李旺陽的「砍頭也不回頭」,更為尋其死因真相而「行動」。2019年,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冒險來港,向中國大陸人民報導運動真相。維權律師任全牛及盧思位,因堅持代理「12港人案」而被吊銷律師牌照。正如本土運動能與泰國、緬甸、新疆等地互相聲援;同一個暴政、同一段歷史記憶,也激發兩地義士的互相支持與行動。

今日,「在六四行入維園」已成了罪名,「憑良心教六四」也許會遭政府褫奪教席,這段記憶,似乎「再度」不被允許了。在2019之後的第二年,香港有更多的真相有待揭曉,有更多的犧牲,需要我們「記得」,有更多的記憶,需要我們用「行動」來守護。若果這一關我們守不住,我們憑甚麼確保未來的「記憶之戰」可以打贏呢?

今年,維園的燭光需要遍地開花,讓人這場公開悼念不致斷絕。你願意繼續做點燈人嗎?

#千祈唔好慣 #避唔到 #一齊捱 #留下來的人 #NeverSurrender #6432justice 

#守護六四真相 #六四卅二 #八九六四

‼️歡迎自行印製海報:http://bit.ly/6432_c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