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穿石──我們的自主工運路

前言

上世紀五十至六十年代的香港,剛剛搭上工業化的快速列車,經濟快速增長,但勞工階層的生活卻非常艱苦。工人每日不見天日地工作,沒有休息日,所得工資微簿至不夠三餐溫飽。港英殖民地政府只著眼於從香港賺取利益,未有提供任何社會及勞工保障。當時連《僱傭條例》也未訂立,只有一條「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限制婦女及兒童的工作時間。

一些工人不忿資方的無情壓榨,亦無懼政府的打壓,投身工運對抗不人道的工作條件。但他們逐漸便發現,他們要擺脫資本家剝削的枷鎖,卻換來了政權對他們的操弄。工人被告知搞工會便要歸邊,不是親共產黨,就是親國民黨,兩派勢不兩立。工人被捲入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風波,由國共衝突、文化大革命,到四人幫倒台,每一次都好像是身不由己。一個又一個新的指令,從上級下達,工會淪為執行政權任務的工具。工人當家自主,彷彿只是一個空洞口號,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難道工會註定要受到政權的支配嗎?難道香港工人就不配擁有屬於自己的工會?

說到底,工人要掌握自己的命運,既要反抗資本家的剝削,亦要擺脫政權的操控。憑著這個自主的理念,數十年來,無數志同道合者前仆後繼,經過無數的付出和犧牲,終於開創出一片工會運動的新天地。

目錄

一.自主工運的興起:六七暴動後工人的自發抗爭

二.職工盟成立:從八九民運到九七主權移交

三.民間社會的覺醒:從反新自由主義到反廿三條立法

四.為尊嚴及權利而戰:從爭取經濟民主到政治民主

結語:滴水可以穿石嗎?

上述文章出版在:《滴水穿石──我們的自主工運路》(職工盟25周年出版)

參考資料:潘文瀚、黃靜文、陳曙峰、陳敬慈及蒙兆達,「團結不折彎---香港獨立工運尋索40年」,進一步,2012年8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