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語:滴水可以穿石嗎?

滴水可以穿石嗎?驟眼看似乎不可能,但當我們拉遠一些距離,細看過往的歷史,滴水穿石絕非天方夜譚。我們從兩派親政權工會壟斷數十載的局面,走出了自主工會運動的新路向;從漠視民意的殖民地政府身上,修訂及增加了勞工法例的保障;從盲目信奉自由市場的社會氛圍下,成功訂立最低工資法例;從財雄勢大的跨國財團壓迫之中,爭取到加薪及分享成果。以上種種改變,都是經過無數人努力,一點一滴累積而來。不錯,滴水也可穿石,只要我們團結力量,堅持地幹,便沒有什麼是不可能。

面對經濟及社會環境不斷轉變,風高浪急,我們更需要堅定信念,才能抵擋外來壓力,義無反顧地與工人同行。由成立到現在,職工盟的信念始終如一,就是「自主與民主」。我們堅信,一個受外來力量控制的工會,一定不會是民主的工會,只會依據自上而下的指令來操作。相反,一個獨立自主的工會,必須以民主的方式運作,才可確保工會的領導層不會腐化,不會出賣工人利益。自主與民主本來就是兩面一體,不可分割。可以說,自主工運的本質就是反專制,絕對不會屈服於獨裁政權。

況且,生於憂患年代的職工盟,成立於八九民運後一年,見證過國內民主運動遭暴政血腥鎮壓,明白到民主的可貴及不可取替。職工盟成立以前,工委會與一眾自主工會已投身八八直選的爭取運動。職工盟成立後,由爭取民主回歸、反廿三條立法、佔中運動到雨傘運動,在歷次民主運動亦從未缺席。從爭取改善勞工保障的艱辛歷程中,職工盟亦深深體會到,官商勾結已被小圈子選舉制度化,只有實現民主才能令工人獲得真正保障。

民主不是賜予的,勞工權益也不會從天而降,這是我們從過往抗爭學會的簡單道理。工人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其實別無選擇,唯有組織起來,才能擺脫被僱主當作生產要素的命運,重奪作為人的尊嚴和價值。不管是職業司機、地盤工人、辦公室文職、空中服務員或大學教授,都有著一個共同點:我們都是工人。我們同樣面對強弱懸殊的勞資關係,如果要過更好的生活,便必須團結力量才有成功的希望。在同一天空下,不論何時何地,我們都是同甘共苦的命運共同體。

參考資料:潘文瀚、黃靜文、陳曙峰、陳敬慈及蒙兆達,「團結不折彎---香港獨立工運尋索40年」,進一步,2012年8月出版。

目錄

前言

一.自主工運的興起:六七暴動後工人的自發抗爭

二.職工盟成立:從八九民運到九七主權移交

三.民間社會的覺醒:從反新自由主義到反廿三條立法

四.為尊嚴及權利而戰:從爭取經濟民主到政治民主

上述文章出版在:《滴水穿石──我們的自主工運路》(職工盟25周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