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到底」唔係得個講字——國安法下李卓人的運動思考

過去一年,香港遭逢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少素人投身到逆權運動中,從此改變了一生。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雖然已經是社會運動老手,也被前仆後繼的抗爭者深深震動。阿人因為8.18維園集會、8.31港島遊行、10.1港島遊行、6.4維園集會四宗案件,總共被控九宗罪名。其中部份案件,律政司用了普通法的古老「煽惑」罪名來控告,刑期將比常見的「非法集結」高得多。國安法生效後,身兼支聯會主席的阿人,更成為政權重點打撃的高危人物。監獄的關門聲已經不遠,這一年阿人經歷了甚麼思想轉變,在國安法新形勢下又將如何自處?

呢個時候一定要頂

雨傘運動後,政權祭出「煽惑公眾妨擾」的罪名控告「佔中九子」,最後戴耀廷及陳健民被判囚十六個月,大大提高了過往參與非法集會的刑罰。去年政府開始禁止民陣和平遊行,阿人選擇挺身而出。「當時覺得遊行需要有人領頭,才能令更多和理非行出來,否則僅餘下『各區開花』,就難以彰顯群眾力量。過去我們一直講公民抗命,警察無理禁制和平遊行,呢個時候一定要頂。何況,這場運動已經有太多人犧牲,太多人送頭,即使因煽惑罪而坐監,也已經不是甚麼轟烈的事。」

尚未坐監已經係賺咗

2020年7月1日,國安法正式生效,香港從此不一樣。在白色恐怖籠罩全城,人心惶惶的時候,李卓人以視像會議方式出席了美國國會眾議院特別為國安法召開的聽證會,同場有已經流亡的梁繼平,以及新近以國安法罪名被通緝的羅冠聰。國安部拘捕李卓人,可能只是時間問題。很多人會問阿人,「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最低消費坐三年,情節嚴重坐十年甚至無期徒刑,你不怕嗎?

「我八十年代開始參與社會運動,一生有兩大目標,一個是工運抗爭,一個是民主抗爭。過去三十年,我們不斷聲援中國大陸的維權人士。回看自身在香港參與的抗爭,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但又覺得很虧欠。中港兩地的抗爭者處境,不可同日而語。到現在我們還未坐監,其實已經賺了。[……]現在考驗我們的時間到了,一定要企定定,堅守信念,捍衛言論自由,在新時代下發揮道德力量,彰顯持久戰的決心。」

結語:唔好縮過龍

國安法生效後,很多機構或團體,都無奈地要思考「政治紅線」的問題。究竟講這句說話有沒有問題,搞這個活動會不會有危險?阿人寄語職工盟的姊妹弟兄,組織要求存難免要因時制宜,但千萬不要「縮過龍」,不要為捉摸不定的紅線作無止境的自我審查。「在艱難的日子,組織必然會出現更多要求『非政治化』的聲音。如果工會領袖被會員質疑便放棄堅持,則甚麼也做不了,政權只會得寸進尺。」山雨欲來城欲摧,要穩定人心,堅持在生活上抗爭,工會的政治教育將會是我們的重要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