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今天三讀《最低工資條例草案》,多位議員提出多項修訂。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今天晚上在立法會門外舉行集會,要求將最低工資訂於時薪$33的水平,同時支持包括每年檢討、保障外傭、保障殘疾人士等各項修訂。

聯盟表示,最低工資條例即將通過,標示著勞工運動的一項勝利。然而,抗爭仍未平息,因為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臨委會)將於日內決定首個最低工資水平,必須繼續努力爭取時薪$33。

修訂:每年檢討、保障外傭、保障殘疾人士
就政府提出的最低工資法例草案,議員有多項的修訂,聯盟認為其中幾項特別需要關注。第一,聯盟要求政府必須每年檢討一次,以追上物價升幅及經濟變化。第二,條例必須包括外藉傭工,以日薪訂立其最低工資。第三,政府應該補貼殘疾人士,使他們亦可獲得足夠基本生活的工資。第四,必須提高最低工資委員會的透明度及代表性,政府的代表不應參與任何決定,以反映委員會的獨立性。

時薪33元並非洪水猛獸
近日兩位臨委會成員大家樂陳裕光及牛奶公司麥瑞瓊相繼「出口術」,指若最低工資訂於時薪$33企業難以負擔,甚至要發出盈利警告。但根據統計處的資料顯示,時薪33元對低薪行業影響輕微,相對業務收益而言,成本只會上升1.4%。換句話說,每銷售100元的貨品或服務,只需加價1.4元或減少利潤即可抵銷成本上升。而其中超市及便利店的成本更只上升0.6%。

最低工資保障基本生活
聯盟認為,最低工資的功用,是保障基層工人工資可以應付基本生活需要。時薪33元只是相當於綜援的水平。現時香港每名綜援受助人每月可得約3,000元,香港每名打工仔女約需要養兩人,所以每月薪酬必須有6,000元左右,約加上因工作而需要的交通及膳食費,每月最少約6,800元。以每月26天及每天工作8小時,時薪即為33元。

下仗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
聯盟認為,最低工資只是改善勞權的一小步,未來仍要繼續爭取多項保障勞工的法例,例如標準工時及集體談判權。現時國際的趨勢是每天不可多於8小時,每週不可多於40至44小時。如果僱主要求超時工作必須給予1.5倍的補水。

另一方面,1997年回歸前立法局曾通過集體談判權法例,可惜被非民選的臨時立法會廢除,令打工仔女無法與僱主在平等的地位上談判薪酬工作條件。結果造成勞資關係極不對等,10年來基層工資不升反跌,打工仔女無法爭取合理工作條件。所以聯盟要求政府必須恢復集體談判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