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於2008年1月至3月期間進行了一項名為「青年就業及工資問卷調查」,調查本港預科或以下學歷青年人的就業與工資狀況。調查發現,青年人普遍面對工資低、工時長以及徘徊低工資行業的問題,又發現青年人多集中從事的行業及職位成為受僱主剝削的重災區。聯盟指出,大部份受訪者均認為,培訓並未能為就業前景及收入帶來改善。

是次調查分別以街頭及電話訪問形式,成功訪問了200名年齡介乎16至30歲的青年人,所有受訪者學歷均為預科或以下,其中超過7成(146人,73%)為中五學歷。受訪者必需是現正在業,或在過往一個月內曾經就業。

表一:受訪者學歷

中三或以下 12%(24)
中五 73%(146)
預科 15%(29)

調查結果一:工資低‧工時長

是次調查發現,本港低學歷青年人的工資水平偏低。超過6成(123人,61.5%)受訪者的平均時薪不足$30,當中以時薪$20至$24最多(56人,28%),其次為$25至$29(51人,25.5%)。同時,調查亦發現青年人的平均每週工作時數亦高達51.8小時(即每週工作6天,每天工作8.6小時)。聯盟認為,結果足證明香港青年人的工作狀況並沒因本港經濟昌旺而得到受惠。

表二:受訪者平均時薪

$9或以下 0  
$10至$14 1.5%(3)  
$15至$19 6.5%(13)  
$20至$24 28%(56)  
$25至$29 25.5%(51) 61.5%(123)<$30
$30至$34 12%(24)  
$35至$39 7%(14)  
$40至$44 6.5%(13)  
$45至$49 3.5%(7)  
$50或以上 9.5%(19) 38.5%(77)>$30

 

調查結果二:徘徊低工資行業


調查亦發現大部份受訪者,未有因累積工作經驗而擺脫低薪行業。即使多次轉工,其工資亦未必會得到顯注的改善。其中接近一半(97人,48.5%)受訪者,在過往兩年曾轉工兩次或以上,而當中不乏(53人)是因為工資過低而跳槽。可惜,能夠找到一份時薪超過$30的工作,卻是少數(35人)。

 

調查結果三:青年人多集中從事的行業及職位成為重災區

聯盟指出,由於低學歷青年人缺乏議價能力,因此亦比較容易成為僱主壓價的對象。聯盟以是次調查最多受訪者(78人,39%)從事的行業—批發、零售、進出口貿易、飲食及酒店業為例,指出當中大多數受訪者(56人,佔行業人數71.8%)的平均時薪都不超過$30。更甚的是,多數青年人所從事的職位,包括文員 (68人,34%)、服務工作及商店銷售人員 (79,39.5%),時薪低於$30者接近三份二(97人,佔從事上述兩個職位人數總和的66%)。可悲的是,作為社會未來的主人翁,這群缺乏議價能力的青年人,不但未能分享繁榮的成果,卻繼續成為被剝削的受害者。

表三:從事批發、零售、進出口貿易、飲食及酒店業受訪者平均時薪

$9或以下 0  
$10至$14 2.5%(2)  
$15至$19 6.4%(5)  
$20至$24 41%(32)  
$25至$29 21.7%(17) 71.8%(56)<$30
$30至$34 11.5%(9)  
$35至$39 2.5%(2)  
$40至$44 7.6%(6)  
$45至$49 1.2%(1)  
$50或以上 5.1%(4) 28.2%(22)>$30


 

調查結果四:培訓未能改變未來


聯盟認為,社會上經常對青年貧窮的原因存有偏見,認為青年人一般都是只懂吃喝玩樂、貪圖安逸,不懂得透過增值自己從而改善其工作待遇。聯盟指出,是次調查發現,工時過長卻成為最多受訪者(51人,佔沒有參加培訓人數45.5%)認為他們未能參加培訓或進修的原因。同時,在88位過往兩年內曾參加過跟職業發展相關的進修或培訓的受訪者當中,竟有60人(佔88人中的68.1%)認為在參加進修後未能改善收入。聯盟認為,長期被僱主以長工時壓榨及培訓課程不能夠切合職業需要,成為了青年人未能在職業階梯中成長的主要原因。

 

建議

根據政府早前發表的《2006年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青年》,青年每月工作收入中位數由1996年的$7,500,跌至06年的$6,500,跌副達13.3%,只佔全港勞動人口入息中位數六成半。多數從事文職、服務、銷售行業的低學歷、低技術青年人,更成為低薪壓榨的對象。聯盟認為,青年人未能改善工作待遇,並非因為他們未能累積工作經驗或拒絕接受進修/培訓;而卻是因為他們長期受低工資、長工時的煎熬,從而剝奪了他們在工作時間以外尋求個人發展的機會,阻礙了青年人在職業階梯中成長。因此,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強烈要求政府立即採下列措施,讓低學歷青年在職場上得到公平的對待︰

  1. 全港性立法最低工資,時薪不低於$30,保障所有行業及年齡工人;
  2. 立法標準工時一週44小時,加班補水1.5倍。以杜絕長工時及無償加班,還青年人進修及培訓機會;
  3. 加強對青年在職培訓的支援,完善各項在職培訓的評審與認可機制,協助青年透過培訓解決在職貧窮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