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爭取標準工時聯盟 巴士司機工時調查發布
運輸署吸血指引 底薪低OT賣血
每月近200宗意外 標準工時不容再拖

        民間爭取標準工時聯盟以在今年3月問卷方式,訪問了76名職業的巴士司機,了解他們的工時與健康情況的關連。受訪司機是來自兩間巴士公司:城巴、新巴,有全職月薪長工及合約員工。
 
調查結果撮要如下:
只有兩名受訪司機表示每週不用超時工作(OT),其餘74名司機都要進行OT
 
1)      77%受訪司機每週工作50-60小時
每周總工時 (底鐘連OT)
人數
40小時以下
3
40-50小時
10
50-60小時
59
60小時以上
4
 
2)      5成受訪司機表示,間中在開車途中或經常有睡意/打瞌睡。
開車途中或經常有睡意/打瞌睡的頻率
人數
經常
5
間中
31
很少
38
從來沒有
2
 
3)      7成受訪司機認為,長工時對自己精神及健康有輕微至嚴重影響。
長工時對自己精神及健康有輕微至嚴重影響
人數
嚴重影響
10
輕微影響
53
沒有影響
3
不清楚
10
 
4)      8成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星期,每天平均只睡7小時,只有2名可以睡9-10小時。
 
平均睡覺時間
人數
6小時
4
7小時
53
8小時
10
9小時
7
9小時以上
2
 
5)      對標準工時的立場
8成受訪司機表示,同意立法標準工時 44-48之間,並且認為應包括所有收入人士。

 
問卷分析
 
OT工作成了必然時實
        首先,幾乎所有受訪司機都要進OTOT已經成為員工鐵律。從以上調查可見,巴士司機的工作長工時間非常之長,達到每週50小時以上。而且,不少司機表示因為長工時而在開車時感到疲倦,甚至有睡意,並且認為長工時對身心健康有不良影響。而從睡眠時間所見,問題也很嚴重,絶大多數受訪者是睡7小時,而近乎沒有受訪者是可以每天睡9小時以以上。長工時自然導致睡眠不足,再而引致開車時疲倦及有睡意,這正正是一個因果循環。
 
制度化的低底薪和長工時
        巴士司機經常需要超時工作,背後理由是令人髮指。因為底薪低,員工只能跑OT而換取足夠的收入。在2015年,九巴員工協會理事長李國華指出,九巴稱車長月薪有約1.6萬元,底薪只有約9700元,另外巴士車長需要超時工作以獲取「額外補水」,約3500元,另外再要獲取安全服務獎,獎金約3000元,加起來才有約1.6萬元。壓低低薪而在工時上剝削,迫員工長工時工作,不單只發生在陸路運輸業,電視台的工作人員,零售行員工等等,同樣受到這制度的剝削。
 
運輸署縱容血汗工時84小時
        當我們查看運輸署給巴士車長的休息指引,會發現更為荒謬的資料。指引提出司機每日駕駛時數不得超過11小時,每日工作時間不得超過14小時,兩個工作日相隔最少10小時。若我們按這駕駛時數,結合調查所得的一星期五天或六天工作,總駕駛時數則可以去到5566小時。若果以工作時間14小時計算,則每週總工時為84,簡直去到瘋狂的地步。這個休息指引本身就不容員工有足夠休息,反而是給公司空間去迫使司機長時間駕駛。不加設定每周駕駛時間上限,變相不能杜絶每周5060小時瘋狂駕駛時間。運輸署作為道路安全的負責部門,而閉目不看工時與安全的關係,運輸署的道路安全意識令人側目。
 
長工時增加意外比率
        香港的工時是全球之冠,陸路運輸行業是災區中的災區。按運輸署統計資料,2014年在涉及專營巴士意外每年有2350宗,平均每月195宗。若我們再細看巴士車長的意外率,按立法會資料2014年全港共有全職巴士車長約12000人及1千多名兼職車長。 換而言之,在2014年,約每6名車長就有1名司機曾發生交通意外。這比例的是高是低,當然有待當局統計全年巴士架次,以及意外的成因,才可得出更準確的數字。但是單從表面上看是令人擔憂,我們要指出這並非單純司機的個人責任,而是長工時下的直接制度問題。
 
合約工時永續剝削

        標準工時委員會不務正業,竟然高調推廣合約工時而抺黑標準工時,不如改名為合約工時委員會。合約工時一旦生效,將不合理的變成合理並且合法,因此令人擔心公司會名正言順用盡運輸署指引,加上低薪長OT制度,永續長工時剝削。而遺留下來的包括交通意外、身心俱疲、失去家庭和自主生活,都由全港市民去承受。只有標準工時立法,才可以真正杜絶長工時賣血,保障司機和市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