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科醫院主管欺凌下屬 粗口侮辱人身攻擊
正視醫管局工作欺凌情況 工會陪同員工申訴

在2016年9月1日,九龍眼科醫院保安部1名主管對一名保安員的對話

 

「我X你老母呀﹗我擺明屈鳩你﹗你係咪聽老婆講呀﹗你一定玩鳩死你﹗你而家是我敵人﹗」這名保安員,就是在這名上司面前,被粗口侮辱長達3分鐘之久。 (詳情請聽取錄音)


今日,本工會陪同受屈的眼科醫院保安員王仁生,出席是次發布會,是希望眼科醫院正視這次申訴。粗口侮辱事件後,本會協助王先生出信眼科醫院,院方在9月12日接見了王先生,並表示會作跟進。但是,至今還沒有任何實質答覆,是否對有關上司作出了調查,調查結果如何,是否會有懲處或要求作出道歉。更為甚者,王先生在9月20日在博愛醫院進行了右腳靜脈曲張手後,但復工後更表竟然安排他近乎連續11天的,長期站立和走動的崗位,是否希望他右腳永久不能康復。


本會感到院方不能捍衛申訴公平、公正性,並且十分失望及憤怒,因此陪同受屈人向公眾申訴。

確保工會申訴陪同權有助解決欺凌問題
醫管局內部一直有著很嚴重的工作欺凌問題,早前有懐孕護士還要當通宵更而不適,直到事情受到公眾注目,方才取消懷孕員工通宵更的安排。這事情能夠反映出的是,員工申訴無門。

本會在2016年至今,已有16宗有關工作欺凌的求助,事件涉及約120名員工。有些是單獨求助,有些是集體申訴,涉及營造敵意、欺凌的工作環境以及不合理的工作安排。我們無法得知還有多少欺凌個案,未有連聯上本會。員工不相信HA能公正處事,反而感到官官相衛,高層互相袒護。

這種對申訴不信任的成因,是由於申訴機構當中,沒有工會參與。醫管局的員工守規指出:「員工可以找另一名員工陪同申訴,但這名陪同人士,席上不能發言。」這樣的守則,根本在嚇怕員工,貶低陪同人的資格。一場申訴會議,受屈人,被投訴方,人事部都可以出席發言,陪同人則只在罰坐。


而有不少員工也要求工會派代表作出陪同,但郤遇上院方的種種阻撓,包括陪同人要得到自己部門上司批准,又不可以用工作時間陪同,結果在眾多的求助中,都失去陪同之機會,而由工友們自己會面或放棄申訴。

其實,眾多的私營公司都接受工會代表陪同員工出席申訴,包括海洋公園,迪士尼樂園,太古可樂,新巴、城巴,雀巢(香港)等等,我們無法理解公營部門在這方面為進行阻撓。

2016-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