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服聯盟要求延長退休至65歲
工會要求不問年齡 用人惟才

 香港空中服務員工會聯盟包括國泰(CPAFAU)、港龍(KAFAA)、英航(BAHKICCA)及聯合航空(AFA, CWA, AFL-CIO)工會,向來關注空中服務員的權益待遇。香港空中服務員行業普遍存在年齡歧視的問題,聯盟自成立以來均著眼爭取政府立消除社會上年齡歧視問題。

 

45歲夠鐘被踢走   太不該

 

在2008年之前本地航空公司均規定機艙服務員45歲便要強制「退休」。航空公司這種做法(當中尤以國泰為代表) 不單罔顧企業應有的社會責任,漠視資深的機艙服務員所擁有寶貴的經驗及能力;亦令到一群仍有工作能力的人才被迫提早失業,勢必增加社會福利醫療開支的壓力,也令到政府稅收減少。同時香港的僱主在招聘方面仍存在嚴重年齡歧視,使到45歲退休後再求職的空中服務員,難以再度覓得工作機會。

 

如果這些大企業不問員工的工作能力而只以年齡去招聘或解僱員工的惡習繼續下去,那樣其他企業無可避免會爭相仿效。在這個惡性循環下,社會上便會有越來越多仍有工作能力的人被剝奪就業機會,不能繼續對社會發展付出貢獻,最終社會須為此付出沉重的經濟代價。

 

香港立法消除歧視   遠遜國際標準

 

其實在西方已發展的國家例如英美、澳洲等地,早已為年齡歧視訂立法例,事實上美國更遠在1967年已經通過了反年齡歧視的立法。但在香港這個號稱國際大都會,卻未有為保障勞動人口的基本權利進行立法,情況令人感到可恥。因為香港的主權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亦有簽署聯合國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約亦同樣適用於香港,當中有條文明確要求各國政府有責任立法消除年齡歧視。

 

但現時香港的反歧視條例只制訂了《性別歧視條例》、《殘疾歧視條例》、《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種族歧視條例》,而立法禁止年齡歧視的工作仍然遙遙無期。雖然勞工處提出了所謂《僱傭實務指引----消除工作場所中的年齡歧視》,但只屬一種對僱主毫無約束力的空談,就如現時工資保障運動一例,結果政府現時最終要考慮立法制訂最低工資。所以香港政府有責任在遵守聯合國的社、經、文公約的要求下,以立法形式確保香港所有市民在就業方面都得到公平對待。

 

空服員聯合抗爭

 

聯盟在2006年曾委託香社會經濟政策研究所(社經所),調查本港航空公司的退休政策以及旅客選取航空公司的主要因素。社經所在香港國際機場訪問了500名旅客,結果發現旅客最重視「航空公司的安全紀錄」,其他依次序排列為「機票價錢」,「航班是否準時」等,至於年齡因素則排最低。


根據以上的報告結果,聯盟當時建議有關航空公司應儘快取消45歲強制退休的政策,退休年齡應與航空服務業內其他職業的退休年齡看齊。而且航空公司亦應取消入職年齡的上限。聯盟也要求促政府儘快制訂反年齡歧視的相關法例,促進就業方面的平等機會。

 

聯盟其後約見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要求政府制定防止年齡歧視的立法,促進就業平等機會。惜張建宗一派官僚作風,稱要研究諮詢及需要社會上有共識,政府才會考慮訂立相關法例。

 

聯盟之後舉辦公開遊行及集會活動,希望此議題繼續成為社會輿論關注的焦點。包括從2006年在銅鑼灣首次公開集會開始,2008年到機場離境大堂靜坐以及發起網上聯署簽名支持聯盟的訴求等等。

 

雖有改善   但仍不足

 

國泰航空:

 

公司的退休年齡政策以1993年7月為界,之前入職的空服員的退休年齡為55歲,之後入職的空服員則提前至45歲。國泰工會FAU一直反對公司這個帶有年齡歧視的政策,但國泰都以香港沒有防止年齡歧視的法例作為擋箭牌而拒絕修改。

 

經過工會多年來努力,公司最終在2008年7月同意劃一退休年齡至55歲,而相關的退休金及福利不受影響。

港龍航空:

 

作為國泰的子公司,港龍航空公司在2010年亦修改退休年齡的安排,但有關安排較之同系的國泰航空為差。技術上港龍空服員的退休年齡同樣修改為55歲,但公司只會在員工達到45歲前提供一份5年合約,到第一份合約完結後,公司才會提供第二份5年合約,而是否獲得合約的決定權在公司手上。上述安排只適用於總艙務長(CP)及高級艙務長(SP)職級,其他以下職級屆滿45歲後只可選擇轉為兼職,繼續遭到不公平對待。

 

英航:

 

雖然英國在消除歧視立法方面頗為全面,但英航在港聘請的空服員卻遭到公司年齡歧視。工會在2007年在英國Employment Tribunal提出控訴,指英國相關的反歧視條例同樣適用於香港聘請的空服員,最終法庭判工會勝訴。公司不服上訴至上訴庭(Court of Appeal),但最終都被法庭駁回,維持工會勝訴判決。 去年英航向高等法院(Supreme Court)上訴,但在開庭審訊前公司與工會達成和解協議,所有之前在45歲被迫退休的空服員均獲恢復原來職位,而退休年齡亦與英國員工看齊至65歲。

 

 

立法不容再拖 政府責無旁貸

 

雖然國泰及港龍將退休年齡修改為55歲,但與社會上普遍通行的65歲退休年齡仍有一段距離。目前《僱傭條例》領取長期服務金,及《強制性公積金條例》領取強積金的資格定於65歲,而空服員被迫在55歲退休,與法例的規定並不接軌。

 

更甚者,港龍航空的做法相當取巧,公司並沒有責任在空服員達到45歲時提供一份5年合約,更不保證有第二份5年合約。

 

英航工會最終勝訴,靠的是英國相對健全的法律保障,反觀香港在消除歧視立法的工作顯得落後。當中有一點值得在此申述。目前平等機會的四條法例,均排除不以“香港為主要業務地點或通常居住於香港的人所營運的飛機”的僱員在保障範圍內,所以全體受聘於外國航空公司的空服員均不受保障。

 

聯盟召集人吳敏兒表示:「香港是文明現代社會,好難理解政府在消除歧視方面的工作會這樣落後。政府在剛提出的人口政策文件中,表示就業人口減少,其中一個解決辦法是延遲退休年齡。我們作為空中服務員認為這建議十分諷刺!聯盟認為政府是時候展開工作,盡快為消除年齡歧視立法,否則上述論調只是空談!」

 


香港空中服務員聯盟(FAA) 成員名單:


英航香港機艙服務員工會(BAHKICCA) 國泰航空公司空中服務員工會(CPAFAU)


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KAFAA) 美國聯合航空工會香港分部(AFA, CWA, AFL-C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