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批評商會老調重彈
呼籲停止阻撓標準工時

勞顧會今天討論政府提交的標準工時研究報告,職工盟請願,要求梁振英從速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並於施政報告交代立法的時間表及路線圖。這份報告原本應該於今年6月公佈,職工盟對於政府一拖再拖直到今天才願意拿出來感到可惜。另一方面,七大商會在數天前聯署反對標準工時的立法,所列出的理由與數年前反對最低工資立法可謂如出一轍。職工盟批評商會不斷重彈老調,一味「吹牛」,意圖阻撓標準工時立法。職工盟呼籲商界放棄抗拒的態度,務實討論立法的細節及安排,否則只會令香港勞資關係越趨緊張,破壞社會和諧,更令社會仇商的情緒加強。

 

商界反對勞工立法的論點「一味靠嚇」
根據報導,商界反對標準工時的原因不外乎是影響自由經濟、對中小企造成壓力及令弱勢僱員受害。職工盟批評當年商界反對最低工資所用的論點,「照板煮碗」地用到反對標準工時上。唯一不同的是,當年商界大肆恐嚇最低工資會造成失業潮。由於事實證明了失業並沒有出現,商界今次棄用這個理由。職工盟比較了商界反對標準工時與最低工資的理由。

反對標準工時理由
反對最低工資理由(實施前)
最低工資實施後狀況
以商業服務業為主, 外國經驗未必適用
立法後僱主難以按經濟環境調減薪金, 欠缺彈性
 
難以劃一標準工時
最低工資不能一刀切不考慮工作性質
 
助長僱主改聘臨時或兼職工,令年紀大、學歷低僱員遭殃
造成裁員潮, 令競爭力低的人失去工作
 
50歲以上就業人數大幅上升,失業率維持低水平。中大黃洪教授研究證實弱勢社群受益於最低工資
對中小企加大困境
中小企面對困難
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2012年9月的調查,近9成受訪中小商戶認為租金是最大的經營困難,認為是工資上升是困難則只有2成
加劇人手短缺問題
 
商界在最低工資實施前稱會造成失業潮(人手過多),實施後就改口會造成各行業互相爭奪人手(人手不足),正反現象都歸咎於最低工資,實在令人費解

職工盟對商會的論點「來來去去三幅被」感到失望。每當社會要求勞工保障的時候,商會不外乎祭出中小企及競爭力較低的僱員作「擋箭牌」。但最低工資的經驗已經證明這些說法缺乏實證支持。例如張宇人曾說最低工資28元會導致三成食肆裁員,而自由黨亦指28元會導致4.6萬人失業。職工盟認為,中小企面對最大的問題是融資困難及租金成本高企,中小企與僱員不應站於對立面上,因為其實兩者同樣面對地產及金融霸權的壓迫;而最弱勢僱員往往更需要有工資及工時的法例保障,否則只會成為僱主「賺到盡」下的犧牲品。


由僱員及社會負擔長工時的成本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在今年中就調查長工時對僱員的影響,結果發現七成受訪工友每天睡眠時間少於七小時,容易引起工傷、肌肉痛症甚至抑鬱。家庭生活亦受到很大影響。其實這些都是長工時的成本,只是由僱員及社會負擔而已。

去年立法會考察南韓的標準工時實施情況,報告的結論是標準工時對經濟及就業沒有帶來負面的影響。英國研究顯示標準工時對企業成本影響有限,因為企業往往會提高工作效能從而減低成本,例如英國聯合利華食品廠減少工時後,缺勤減少至只有百分之二點五,營運效率亦得以提高 。當地貿易及工業部於2001年研究指,不少受訪機構的人事管理認為標準工時對職業安全及健康有正面影響 。

 

勞顧會勿做擋箭牌 從速成立工時委員會
職工盟引述當年曾蔭權為了拖延最低工資立法,利用勞顧會作為擋箭牌,聲稱在勞顧會內研究,後來更一度打算「交波」予策發會再研究。職工盟認為,梁振英不要在標準工時議題上再「揼波鐘」,應從速成立工時委員會,並於施政報告內交代時間表及路線圖。

職工盟認為,假如梁振英希望自己任期內可以有一些實質作為,就應該展現政治決心,落實標準工時,令香港告別奴隸制的社會,與文明世界接軌。職工盟準備了一支道具結他,提醒商會不要重彈老調,「一味靠嚇」,阻撓標準工時立法,應該與勞方及社會各界合作商討一個適切可行的標準工時方案。

 

職工盟今天向政府及商界提出以下要求:
1) 梁振英從速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
2) 梁振英於施政報告交代立法的時間表及路線圖;及
3) 商會放棄抗拒的態度,務實討論立法的細節及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