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管局職場欺凌文化盛行
工會同行竭力抗衡

「我X你老母呀,我擺明玩鳩你,你而家係我敵人,你夠膽投訴我呀!」這不是電影對白,而是發生在職場上的一件事。職場欺凌,是一個嚴重、無日無之但又隱藏的問題。

 

醫管局內部一直有著很嚴重的工作欺凌問題,早前有懐孕護士還要當通宵更而不適,直到事情受到公眾注目,方才取消懷孕員工通宵更的安排。這事情能夠反映出的是,員工申訴無門。

 

眼科醫院保安員王先生,因為試過舉報同事不打卡的行為,以致遭上司排斥,以粗言侮辱他、威脅不能續約,將他當成奴才呼喝。更甚者,王先生於本年9月20日接受靜脈曲張手術後,上司竟無視其病情,安排他近乎連續11天在長期站立和走動的崗位工作。最終,王先生忍無可忍,向工會求助。


(左起)工會理事歧哥、王先生及工會幹事冠君。

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在2016年至今,已有16宗有關工作欺凌的求助,事件涉及約120名員工。有些是單獨求助,有些是集體申訴,涉及營造敵意、欺凌的工作環境以及不合理的工作安排。我們無法得知還有多少欺凌個案未有聯繫本會。員工不相信局方能公正處事,反而感到官官相衛,高層互相袒護。粗口侮辱、騷擾、人身攻擊、濫用行政程序、營造敵意環境,都是不良上司的欺凌手法,令員工覺得,「不埋堆、擦鞋就無運行」。而因為上司有表現評核、發警告信、續約的權利,即使面對欺凌,很多工友都會忍氣吞聲。

 

工會先去信醫管局行政總裁梁柏賢,其後更把粗口錄音公開於傳媒。王先生對大家說:「打工仔行得正企得正,自問做事盡責任,點解為帶埋個阿媽返工!」工會理事岐哥補充:「你找人事部其實浪費心機,無工會陪同員工去申訴高層『圍威喂』,你也沒辦法。」

 

有第三方工會在場,就能迫使人事部,管理層公平、公開地處理申訴,杜絶黑箱作業。

 

公布傳媒後,王先生不單只得到約滿酬金,醫管局還和他續約三年(王先生過往工作非常盡責,沒有遲到早退,經常一個人做幾個人的工作量)。院方也認為他上司手法不恰當,正在調查。

 

王先生說,如果無工會,就成冤案,高層永遠不會處理。要反抗欺凌,最有效的方法是組織工會,並且規定工會有權出席申訴會議。而今次的成功例子,的確為同工注下強心針,日後有更大信心對抗欺凌。


工會亦有處理其他職場欺凌個案,得到事主肯定。